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默途

  • 罗黄/黄罗无差,原作向的小短篇,泉哥生日快乐~


默途

罗黄/黄罗


黄泉刚进天都那会儿,这独来独往的性子很不招人喜欢,但他并不在乎,因为他至始至终目标明确,他人的评判如何,对他来说只是拍拍就散的灰土。他第一回陪罗喉喝酒的时候是在天台,天台是个好地方,很适合讲些哲学问题,不过那次他听腻了,罗喉也意外地懒得说,两个人默然站了会儿,黄泉说你喝不喝酒,罗喉没拒绝。结果真的把酒拎上来,黄泉喝半坛罗喉喝一坛,等到黄泉磨磨蹭蹭搁下酒坛子,罗喉旁边已经掀了好几块红绸布,但他仍旧气定神闲,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

黄泉一时间无言...

行云何处

  • 绮罗生X意琦行,之前 @风蓝幻海 的点文><

  • 一个简短的小故事~希望能喜欢XD


行云何处


叫唤渊薮并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地方,对于年少的绮罗生而言,更是如此。因此到了年岁,意琦行一松口,一留衣逮到机会就拉着他下山,一来二去,在周遭的村镇内,也渐渐有了个传闻,说是有个白衣刀客,俊美迷人,刀法一流,身上还时常缭绕着一股牡丹香,只是常常来无影去无踪,至今无人晓得他的来历。有人说他是千年狐仙化身,有人说他是异族侠士,林林总总的传闻飘到意琦行的耳边,都被精简成一句评价——那便是绮罗生十分优秀,叫他满心得意。只是这份得意,也仅仅藏在他的心底,虽说对面的...

打扰一下><之前有说先前出过的英米本再刷消息,因为印刷数量肯定比较少,所以要达到基本印刷标准(……)的话需要确定人数,想要的人可以进群,备注一下来意即可~

沉默原野

  • 英米,国拟注意


原野没有尽头,在入夜后,无穷尽的山路也变得更为乏味,铆钉似的星嵌在深黑色的天空上,随即又隐没在厚实云堆中,层叠树林如曲折的血管,没入山峦的皮肤里。美利坚打过方向盘,已经是夜间十点,山路上没有其他车影,黑漆漆的,叫他开得有些烦躁。身旁的英国缩着肩膀,毛毯从手肘处滑下去,只露出半截手臂。他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美利坚不得而知,但好在他将车拐上山间那座小别墅的时候,颠簸让英国抬起头来——他眨了眨眼睛,哑着嗓子开口:“是不是该到了?”

“你和梦中精灵的约会也结束了?”美国踩着油门,“看你的样子,刚刚一定梦见了一个辣妹。”

“很遗憾,什么都没有。”英国揉着...

坏血统

  •  苍金;向哨设定,一大堆杂七杂八的设定,赶个九月的末班车


坏血统


他抬起头,跟前的灯明晃晃地刺着他的眼睛,剪断了他大脑中沉睡的弦。桌上只有一杯水,叫他干灼的咽喉本能地发烫。金鎏影迷糊地转过脑袋,耳边传来一阵极为细微的脚步声——在门后——旋即停止。他能辨认这步伐的来源,这让他瞬间惊醒,同时绷紧身子,那双步子在门的那头停了停,随后有一只手按了上来。

金鎏影对此感到焦虑,但他很快意识到此时的现状并不容许他失去冷静。他的后颈泛着一种强烈的酸麻感,药劲未退,想也知道是苍的手笔。玄宗寻找他已经有五年,五年前他与紫荆衣一走了之,同时卷走了玄宗的大量研究机密,转手...

很对不起!!!人生非平行因为下册印刷的字号大小出了点问题,不影响阅读但是看起来可能不太好看(……)

如果很介意这一点的话可以去敲旺旺联系客服看看是否需要重印,真的很对不起!【抱头


Jigsaw puzzle

  • 英米,国拟注意;旧文补档


“从前的雪在哪里?

亲爱的,不管去了哪儿,他们下个冬季会回来的,真的。”*

 

 

Jigsaw Puzzle


美国并不惊讶看到英国。

这是他所经历过的第23x个生日——每个生日他都无一例外地在宴会的角落、或是自家的门口看到不列颠。而不列颠永远都是那副模样,深灰色的风衣搭在手腕上,白衬衫扣得一丝不苟,尽管他的额头上不断冒着汗,金色的头发粘在额顶,而他的胸膛因为急促的喘气而大幅度地起伏,好像在竭力忍耐着美利坚过分灼热的气温。自然美国也不止一次对他加以善...

记录一下XD

今天总算把天罪看完啦,算了一下从去年8/17开始到今天9/25,霹雳剑踪~九轮燎原已经一集不差全部看完了,接下来还会去看老剧,然后下个月开始看金光吧o<<<

我补剧的顺序是三轰>动机、刀剑>创神~九轮燎原(外加几集万堺)>枭皇~天竞>天启~兵甲>剑踪~天罪,这29档里收获的墙头也不少,木头人真是个庞大的坑……去年刚入坑的时候是因为剑宿,昨天忍不住去复习了一下他的部分,果然还是超喜欢剑宿的o<<<他真好,又可爱又帅!可能这就是初恋的心情吧

对于我来说,这么多档戏里印象深刻的部分也很多,多到深刻意识到了一边看剧一边repo(截图...

血之罪

  • 弃朱;原作背景含大量私设脑补注意


血之罪


 

等待是一件乏味的事,弃天帝如此想着,目光落向远处,那光芒的尽头只有云海翻涌,仍旧安安静静,没有异样。人容易在等待中滋生不满与怨怼,但弃天帝不会——神的耐心有时候等同于无限,有时却连一秒都等不得。对此,其他神灵对他的评价是‘任性’,可算是相当精准的表述,毕竟于他而言,哪怕是时间,也并非是阻止他愿望的东西——世间万物,不过是想与不想的简单分别。

太阳神说他变了,先前他来访的时候,一声不吭地在外头站了一会儿,也不知是在忧心弃天帝看到他时说翻脸就翻脸,还是在思考如何寒暄,最后弃天帝一扬手,云层中徐徐让出一条窄径,说你过来...

天罪弃总退场补剧感想(??

天罪看到弃总退场(回老家),看完的时候觉得更加坚定了我的弃朱心(掩面)总的来说弃总在某种意义深得我心——我一直很喜欢这种“父性”感强烈的角色。

补退场的时候同步和亲友转述吐槽剧情,随便扯扯,不必当真。



我觉得弃总就像教导主任,以魔鬼的挂科率出名,只要上了他的课,就没有不挂科的,由于这个挂科率过于可怕,校长太阳神和教导主任弃总打了个赌,这一次期末太阳神赌肯定有人过,只要有人过,弃总就算输。

但弃总这个变态卷子实在太变态了,怎么办?众人围在一块儿出主意:咋办,素还真请假休学了,我们咋搞啊?谁知道弃天帝又脑洞大开出什么变态题目啊?你看之前挂了多少人啊?

大家环顾四周,面面相觑,并不敢...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