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补档都在AO3,AO3地址看置顶

A strange encounter

  • 旧剑X梅林,OOC注意,私设如山大多胡扯(基本按照我自己的旮旯底成员来),假期前赶工地狱,忙里偷闲喘口气

    另外,尴尬的发现撞标题了,所以改了一下。



 

A strange encounter


 

 

 

梅林又一次遇到了亚瑟,这已经是第四回,第一次他们相遇的时候是在巴比伦的山脚下,他在那儿百无聊赖地数花瓣玩,脚边的花开了一朵又消失了一朵,自己的队友却迟迟还没有出现。御主解释说可能是传送机制不大稳定,信号不好,支援迟迟没有反馈,梅林便只好发呆,试图和茨木童子搭讪(随后失败),在数完第九十九朵花的时候,声音姗姗来迟,语气满是抱歉:“真是对不起,传送机制出了点问题,我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你们好,我是亚瑟。”

当时自己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梅林早就忘得七七八八,毕竟在听到对方自称亚瑟的时候,魔术师已经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将这金发碧眼的男人浑身打量了个遍。梅林自认是个接受能力高超的人,当然,对于异世界有个男性亚瑟的事实,他也迅速地选择了接受——尽管在对方朝他伸出手以表示礼貌的时候,梅林还是发呆了片秒。男性的骑士王和阿尔托莉雅有几分眉宇间的相似之处,换句话说,都透着一股正气和凛然,可尽管那身铠甲没什么差异,那柄契约胜利之剑也还是闪闪发光的模样,却是怎么看怎么怪异。梅林张口应了声,最终抄起他的法杖,戴上兜帽,一同上了山去收拾咒兽胆石。亚瑟带着充能的好道具,很快就举起剑,将那些猎物灭了个干净。战斗结束后他还朝他伸出手,彬彬有礼的:“合作愉快。”

梅林想,合作倒确实是挺愉快的,就是他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不适应感。毕竟比起男性的亚瑟王,他还是更乐意和一些美少女共同携手,赏心悦目,和花更配,何乐而不为?其他男性同僚他也不会觉得异样,可对方偏偏也顶着骑士王的名号,便意味着和他在某种意义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跑去问自己的御主,说为什么最近老让亚瑟来做支援,他还是比较乐意和身材姣好的源赖光做搭档,御主的脚尖转了转,有点儿尴尬地回答:“他是我支援名单里唯一一个亚瑟,我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得到他的御主的同意,你就忍耐一阵吧。”

魔术师张张嘴:“一阵是多久?”

“直到我看腻……不,直到你们彼此习惯合作为止!”御主答得信誓旦旦,“亚瑟是个好战力,虽然他是异世界的骑士王,但他与阿尔托莉雅的能力不相上下,你作为一个红卡魔术师,技能不是正好和他很配嘛!”

我和很多人都很配啊!梅林差点儿伸出手,将每个暴力输出的姑娘给自己的御主数一遍,但御主只是摆摆手,又颇为诚挚地说:“最近你已经训练到满级,给你花费了这么多时间精力,就满足一下我的小小愿望吧,好不好?”

毕竟御主也是个小姑娘,衡量片刻后,魔术师只得选择认栽。他对于御主的喜爱和重视心知肚明,毕竟起初他刚刚决定以从者的身份出现的时候,他的御主便成天守着,想尽办法地召唤他,他刚踏上迦勒底的地板,御主就毫不犹豫地将他拉扯到了满级,仿佛已经等了他很久很久,任何好东西也不曾拉下,总是让他最先享受。这样的优等待遇自然是他的专享,只是梅林也不得不肩负起战斗在最前线的重任,御主对他一片苦心,他想了想,就听她的吧。

 

于是第二次他遇到亚瑟的时候,御主派他去捡种火。他惋惜了一秒,原本和他搭档的源赖光大美女暂时歇班,骑士王出现的时候,他还未来得及收回自己遗憾的目光。但亚瑟不以为然,他朝梅林看了一眼,又颇具风度地伸出手说:“几天不见了,你好。”

“你好你好,不要紧,这个轮班很快的。”梅林说道,“马上就能解决了。”

“这一次会比上次轻松很多。”亚瑟点了点头,“那我们开工吧。”

亚瑟动手的时候废话不多,剑起剑落,动作迅速,很快便捡拾了一大堆种火回去交差。但御主像是觉得不太够用,便又请梅林和亚瑟继续联手,等到他们完全结束战斗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期间梅林连坐下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更别提和亚瑟交流了,等到他们把大堆储备粮上交给御主的时候,御主才说自己先检查检查,让他们原地休息,视情况再看是不是要继续。梅林心中叫苦不迭,他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不喜欢加班,可一到迦勒底他连一个假期都没放过,一听这话,他的脸色顿时沉了八分,就连语气也变得乏力起来:“唉,天都黑了,这时隔多年的运动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要喝口水吗?”亚瑟在一旁善意地向他递出水杯,“趁现在抓紧休息一下,说不定一会儿还要继续。”

“我真的觉得御主是恶魔。”梅林仰头说道,“按照我的经验,这起码还得加班一个小时。”

亚瑟干笑了声:“你好像已经习惯了?”

“是啊。”梅林勉强坐直了身子,用一种老生常谈的语气回答:“以后如果你和我搭班,基本都得做好加班的心理准备,但好在你有其他御主,所以会比我轻松点儿。”

“你的御主不让你和这个世界的阿尔托莉雅一起出动吗?”

“偶尔吧。”梅林一五一十地回答,“我之前问她,她说,她希望我们得彼此习惯合作。”他又朝着亚瑟看了一眼,叹气道:“别这么惊讶,习惯就好,干久了也能寻到乐趣的。”

亚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比如呢?”

“比如亲眼见识一些事儿。”梅林说道,“比起远远的观察,现在亲自踏入其中,也会变得十分新鲜……”他顿了顿,“就好比说见到你吧,在这之前,虽然我有过设想,但我也没料到另一个男性的亚瑟王会是这副模样,居然连声音都和我差不多。”

“我也很惊奇。”亚瑟回答,“我也没想到,这个世界的梅林是男性,当然我也没想过还会有这种事发生,对我而言,也是十分惊喜。”

他顿了几秒,又露出微笑道:“能和你合作,我真的很高兴。”

梅林那双正在摆弄斗篷的手停了下来,素来伶牙俐齿的他反倒在刹那间不知该怎么接话,也许他和‘骑士王’这三个字相关的人总是有点儿莫名的障碍。况且亚瑟又说得如此真挚,梅林一番翻涌的抱怨也一时间难以启齿,憋了半天竟只能点了点头。亚瑟看起来好像有些高兴——魔术师善于捕捉人的情绪,因此他确凿无疑地品尝到了空气中的那一丝喜悦之情,那丝味道像是甜的,迅速地感染了他脚边的花,花瓣的绽放仿佛也变得更为柔软美丽。但在梅林看来,这种高兴的情感只是轻轻地擦过他的心脏,很快又沉入了水底。

“我也很高兴。”他最终说道,“好啦走吧,我们继续工作!”

 

梅林从来说不准自己的心,毕竟他并不是一个喜好用规矩束缚自己的人,任何的交谈也不会影响他自身的喜好。他很潇洒,也很自由,尽管就事实而言,他的自由同样拥有着局限性,但这不妨碍梅林的快乐。只是梅林的快乐和其他人相比,也多少有些本质的区别,他自身看得透彻,别人却觉得含糊,可梅林从不介意,他照样和人打打闹闹,开开玩笑,每天的日子也过得十分舒坦。另一个亚瑟的出现虽然激起了小小的波澜,可石子沉底,一切都过得很快,他照样作风洒脱,每日逐乐,御主的迦勒底没有骑士王,梅林不知为何有一种小小的轻松感,好在这样的念头转瞬即逝,他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去思考,毕竟当下还有许多事摆在他的跟前。

御主依然派他各种加班,不过好几次,他都和亚瑟擦肩而过。不知是御主听取了他的意见,还是因为其他缘由,梅林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再见到亚瑟了,他的搭档又换回了各位靓丽可人的美女,梅林很乐意和她们多多交流,心情也就愈加明朗。御主每天见他一派乐滋滋的模样,不由得问他:“你真的这么不喜欢和亚瑟组合?”

“那倒不是。”梅林想了想,“我很难形容,毕竟这个人和你有着联系,却又不是那个人……这很复杂,不是吗?”

“但我从另一个御主那里听闻,亚瑟还是很乐意见到你的。”御主说道,“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客套话,不过亚瑟是个很诚挚的人,我想他不会说谎。”她晃了晃双腿,好奇地看他,“你为什么排斥亚瑟呢?”

“我想我并没有排斥他。”梅林回答,“只是就像我说的那样,关系比较复杂,所以……”

他用模棱两可的理由解释道。御主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最终只得点头作罢。梅林送走了御主,却也开始思考,只是他从来不是一个乐意想得太深的人,尤其是对于骑士王,尤其对于他亲手栽培的过去,他从不会涉足其中。

他应当对一切保持距离。他本就不该走进那片湖。人世间的许多联系都那么紧密,如蛛丝一般彼此串联,却不曾在他身上绕过一条,哪怕是骑士王,哪怕在这传说之中,梅林也是更显神秘的存在。他早已习惯自己的虚幻,就如一场梦,人在醒来之时,便只剩寥寥的片段。他便是一场梦,一阵风,一朵转瞬即逝的花,隐匿在万千的花丛中,而这是他的养料,也是他的栖身之所。至于为何和亚瑟有着诡异的疏离,梅林早就心知肚明,他和阿尔托莉雅不同,她是他曾锻造的剑,而他则属于另一个自己,在水面的另一头,而这显得摇摇欲坠,仿佛他随时都会将他拉下湖面,让他真正触到人类的核心,但他并非人类,可人类的一切却在他跟前诱人地闪烁着光辉。

这实在很迷人,梅林想,就如埋藏在泥地的一颗种子,你总会如此期待它生根发芽,抽出枝条,绽放花朵,而你却只能如此细心地培育,却无法阻止花朵的盛放与死亡。

但这份培育本身,却是他所得到的最好的礼物。

 

再次见到亚瑟的时候,他们在伦敦相遇了。御主又开始为了未来做准备,因此将梅林安插过来,去应付那些长得古怪的暗杀者。在大部分时候,虽然梅林总得四处征战,但他只需要在一旁站着,看着身边的队友拔剑抽刀挥长枪,兴师动众,风风火火,他只要在旁边晃晃自己的法杖,尽责地履行魔术师的职能。偶尔有漏网之鱼冲到他跟前来,梅林也是下意识地抽出杖揍上去,一派绝世高手的模样。但这一回他是主力,挽起衣袖抽出长剑的模样让一旁的亚瑟终于忍不住感慨说,你不是一个魔术师吗,为什么不念咒语?

“你那个世界的梅林念咒语吗?”梅林拍拍身上的灰,饶有兴致地问道。亚瑟收剑的动作登时一停,面露尴尬:“这……好吧,她也不念。”

果然是另一个世界的我。梅林想,他回答说:“毕竟咒语念得快会咬舌头,还是直接动手比较方便。”

“她也是这么说的。”亚瑟点了点头,“虽然你和她有很多不同,但在很多地方又难免显得相像,世界真的十分奇妙。”

梅林好奇地转过头:“比如呢?”

“该如何描述呢……”亚瑟若有所思,“也许是因为性别的差异,所以多少有些不同,但是果然本质是相似的,我想正因为如此,梅林才是梅林。”

“我也这么想。”梅林检查完了战利品,边走边说道,“你和阿尔托莉雅也有很多相似之处。”他朝他瞥了一眼,在亚瑟发问前比了个手势:“当然,我是不会形容的,这是个秘密。”

亚瑟的目光依然透着好奇,但梅林不再说话了,他只是朝前走,亚瑟便随着他一同前行。伦敦是他们后世的面貌,亚瑟边走边四处看,即便所有的英灵都早已吸收过相关的知识,但真正的亲眼所见,仍旧显得格外不同。梅林走路的模样很轻巧,鲜花朵朵地在他脚边绽放,犹如铺出一道长毯。他很少来到伦敦,这一次,他也显得格外愉快。御主也不再催促,只是任由他东张西望,梅林便也乐在其中。即便耳边时常传来些让人措手不及的尖叫,梅林的神色也仍旧没有什么变化。他早已习惯这一切,无论是黑暗或是光明,他总能全部的接受下来。但过了一会儿,亚瑟开口了:“我似乎明白了你之前说的,亲眼所见的乐趣。”

“嗯?”梅林好奇地转过头,他语调上扬:“是不是因为伦敦,让你回想起了什么?”

“不是。”亚瑟回答,“我只是亲眼目睹了你的战斗,忽然有些感慨罢了。”

我好像明白了你的快乐。亚瑟说道,这很奇怪,在那之前,在我那世界的梅林身上,我似乎从未意识到这一切。兴许是我们曾经走得太近太近,因此当我们稍稍分离,看向另一个彼此的时候,我才如此真切的意识到,原来你是如此地……

梅林的步子停了停,他转过身来看着亚瑟。他仿佛看透了那双眼睛,于是魔术师伸出手指,轻轻地抵在唇边。嘘,他说,这是秘密。

 

 

FIN

 

原来你是如此地爱着这个世界。

 







评论(13)
热度(375)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