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雷,向导X哨兵,我流R18有,大量私设注意

  • BGM:lost in the echo



在黎明


雷狮从黑暗中苏醒,跟前的一切皆是模糊的,轮廓虚无,仿佛他的感知功能出现了故障。但很快,一阵细密的、绵长的声音正在暗夜中扑来,逮住了他的神经,慢慢地将他拉入那片安宁的大海。他动了动自己的手指——是安迷修,他的向导正在搜寻他,雷狮猛地坐起,天旋地转,骤然明亮的光从滑落的纱布中挤了进来,刺得他立刻捂住了眼睛。

“你醒了。”身边的声音令他骤然恢复了冷静,“先别乱动,你的感知能力还未完全恢复。”

是安迷修,他的向导。雷狮张张嘴,在对方满是疲倦的声音中捉到了一丝宽慰,但当他转向声音的来源时,却只能瞧见一个混沌的轮廓。他尚且能够辨别安迷修的位置,可他的视力却因之前的创伤而出了故障,以至于他看向他处的时候,边缘模糊又清晰,只剩下一团氤氲的雾。但随后安迷修伸出手来,不动声色地握了握他的手——雷狮因这个动作而迟疑,随后又扭过头去,兀自平复着焦虑的心情。

老实说雷狮有些记不清自己昏迷之前的事儿,但在浑浑噩噩之中,他听见病房中的广播,皆是些伤亡惨重的消息。身为军官的雷狮是最后撤退的,因此他没有躲过那措手不及的闪光弹——尽管在这之前的一秒,安迷修的精神屏障及时地护住了他的视神经,才免得他彻底失明,只是现在的滋味也全然称不上好。哨兵的五感素来敏锐,可这会儿却变得迟钝起来,尽管他得感谢安迷修的反应及时,否则现在躺在这里的雷狮,恐怕也是半具尸体。他动了动嘴唇,好半天后说道:“你受伤了吗?”

“一点擦伤罢了。”安迷修回答,“比你好很多。”

“你就庆幸我替你挡灾了吧。”雷狮冷哼了声,语调却带了些缓和,“我睡了多久了?”

“两天。”

“那其他人呢?”

“你掩护的人都还好好的。”他说道,“放心吧。”

像是听到了这个让人轻松的消息,雷狮便点了点头,重又躺回了自己的床铺。感官能力的麻痹令他觉得困难重重,就像深度近视的人失去了眼镜,腿脚不便的人丢了拐杖,一旦清醒,就令他浑身焦躁不安。安迷修在一旁保持安静,而雷狮什么都听不清——平素他总会捕捉到那些流荡在空气中的细微嗡嗡声,但此时就连白噪音的屏障都仿佛离他远去,一切的一切都陷入静止,他的大脑也跟着空茫起来。

“谢谢。”好半天后,雷狮说道。

他与安迷修成为搭档仅仅才一年,已然成为了塔中的佼佼者。在这片分区里,他与安迷修是最强的组合,至少在雷狮的印象中,他们未尝败果,这一次倒是个令他难忘的回忆。安迷修并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向导,雷狮与他磨合得格外辛苦,他们的理念时常有冲突,也经常言语不和而起争执——这一点显得格外罕见,毕竟塔钦定的搭档,必定是灵魂与灵魂的默契之交,他们的同步率几近95%,这在雷狮看来,甚至是个天大的玩笑。安迷修这家伙,还像是活在上世纪似的,落伍,自诩正义,当真以为自己是个拯救世人的英雄,他把向导的责任看得比谁都重,但那又如何?雷狮想,他们本就生活在一个条条框框的世界里,安迷修却还要在自身外头再裹一层躯壳,这有什么意义吗?


全文:这里

评论(7)
热度(444)

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