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世界”

  • 嘉瑞,同样是旧文补完……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

  • 现代架空,ooc注意,有年龄上的调整


 

 

“世界”

 

 

 

格瑞第一回见到嘉德罗斯的时候,对方正背着一个松垮的书包,一脸臭屁地站在马路对边,一身明黄色的卫衣,下方是牛仔裤与皮靴,一头璀璨的金发格外张扬,任谁都晓得这是嘉德罗斯,整个A大最年轻的天才学生,关于他的传闻就连格瑞也听了不少。当绿灯亮起的时候,嘉德罗斯插着口袋从他身侧擦肩而过,他那金色的眼睛朝格瑞看了一眼,随后又转了过去,仿佛刚刚只是极为随意的一瞥。不过格瑞的步伐因此顿了顿,他迟疑地转过身去,随后嘉德罗斯的身影被人群吞没。

嘉德罗斯的鼎鼎大名早在他入校的时候便已经传遍了大半个校园,家世好,又是个小天才,学校里头的人都比他来得年长,嘉德罗斯也才十六岁,跳级进了大学,个子还未完全拔高,在入学时,愣是在一群人中显得尤为突兀。他与格瑞恰巧在一个学院,因此低头不见抬头见,只是这个年纪颇小的天才并没有如同想象那般受人欢迎。依照他同学的说法是,起初想要交好的人确实不少,尤其是姑娘们,看到嘉德罗斯,就自然地把自己当姐姐,但嘉德罗斯毫不理睬,他压根没有搭理他们的善意,每天只是准时上课,准时下课,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铃一打就走了。

时间一久,也就没有人再乐意自讨没趣,嘉德罗斯便彻底孤身一人,成了某道独特的风景线。有人说他这样的家世背景何必到这所大学来,他明明有更好的选择,但格瑞虽然不明白,不过他想嘉德罗斯总有他自己的理由。只是这样的念头也只是转瞬即逝,因为他与嘉德罗斯几乎毫无交集,偶尔也只是从那些同级生中听到些琐碎的八卦。那些声音也从未淌进他的心里,嘉德罗斯与众人保持距离,格瑞也同样,只是方式略有差异;嘉德罗斯更像是浑身写着‘不许靠近’,而格瑞虽然与他们有些交流,却没什么人能够说得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说到底,格瑞也不是个喜好闲言碎语的人,只是偶尔也会将目光流连在那个天才少年的背影上。嘉德罗斯看起来高高在上,脾气也不好,时常会撞见他抬高音量,一派烦躁的模样,怎么看都不会给人留下太多的好印象——要不是他长得实在讨人喜欢,恐怕只会引起一大片无法控制的嫉妒心罢了。因此第二次格瑞见到他的时候,他并不意外嘉德罗斯会被找麻烦——他的脚步在那条巷子口顿了顿,看到嘉德罗斯仍旧嚼着口香糖,还是一脸臭屁,双手插着口袋,对面的人身材高大,说是来同级生,更像是社会人。在对方迈出步子的时候格瑞朝前踏了一步,他的动作几乎是凭借本能,但嘉德罗斯伸出手来,高声地训斥了声,他的声音颇有气场,格瑞的脚步一顿,嘉德罗斯转了过来。

“警告你们,下次再这样,我会先让你们在医院躺半年。”嘉德罗斯一甩书包,仍旧是不可一世的模样,“滚吧。”

 他走得很快,但经过格瑞身侧的时候,他的脚步停了下来。格瑞登时回过神,他意识到自己方才是想出手制止的,可没想到嘉德罗斯竟反应这么快,一看便是有些经验。他在格瑞跟前停了下来,那双金色的眼睛紧盯着他,忽然他说道:“走吧。”

“去哪里?”

“请你喝可乐。”嘉德罗斯回答,“还是说你不喝?”

格瑞觉得莫名其妙,但嘉德罗斯已经抓住了他的胳膊,不由分说地便要拖他去附近的快餐厅。格瑞一时茫然,直到他在桌子边坐下,嘉德罗斯开始搭着腿吃汉堡的时候,他才有些不知所措地拿过可乐,将吸管插了进去。近距离看嘉德罗斯显得更小了,格瑞很难描述这种复杂感,虽然他自己也算学院里小半个名人,但和嘉德罗斯这般真正意义上的风云人物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当这种基本在传闻中出现的家伙坐在自己跟前,还在若无其事地喝可乐的时候……格瑞实在找不出其他形容词了。像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嘉德罗斯咽下食物,大咧咧地说道:“我知道你,你是格瑞,对吧?”

格瑞眉头一皱:“你认识我?”

“算是吧,不过我们没打过招呼。”嘉德罗斯点了点头,“我还用自我介绍吗?”

“……不用了。”

即便只是三言两语,格瑞便已经意识到,跟前的大男孩儿和传说之中的描述几乎没什么差别。他高傲,脾气也直接,某种意义上堪称孩子气——当然,他的年纪毕竟还小,没到成年,也无法指望他迅速地习得一些所谓的相处之道,因此他总显得锋芒毕露,咄咄逼人,却又让人无可奈何。格瑞说不上这种感觉,但他总觉得嘉德罗斯这样保持自我很不错,至少这是一种熠熠生辉的品质,纯真,烂漫,直接,不加掩饰,更何况格瑞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善意,虽然总会让旁人觉得困扰……不过格瑞却神奇地没有感受到不适,或许是比起那些难以捉摸的家伙,他更乐意与直接的人打交道。

“刚刚的人是怎么回事?”在喝了一大半的可乐后,格瑞问道。嘉德罗斯朝他看了一眼,模糊地解释说,这和他的家族有点儿关系,但并不会伤害到他。他的话语欲言又止,格瑞便不再深究,只是末了嘉德罗斯又说道:“我家的保镖。我只是很反感他们出现在学校附近罢了。”

“保镖?”

“盯着我罢了,很不自在。”

他没有解释这句话的前因后果,没头没尾,倒让格瑞有些惊讶。嘉德罗斯继续吃着他的高热量快餐,接着拍拍手说要不要一起离开,格瑞看了看时间,他还有课,嘉德罗斯已经重新背好了包,他朝前走了几步,尔后摆摆手:“那就回见。”

 第二天的公选课上,格瑞果不其然地看见了嘉德罗斯。放在以前他并不会在意对方是什么时候踏进课堂的,可这一次不同,因为嘉德罗斯径自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惊得他笔尖一顿。但好在他课上很安分,虽然时不时地打着呵欠,显然因为课程的内容对于他而言已经有些无聊,只是最后嘉德罗斯走人的时候还顺便约格瑞一起去吃午餐,尽管因为早就和自己的朋友约好,格瑞不得不拒绝了他,但很快周遭的人一窝蜂地围了上来:“你怎么和小天才关系那么好的?”

“只是之前随便聊了几句罢了。”格瑞回答。

嘉德罗斯又一个人走了,他的影子迅速地消失在了门扉处,格瑞迟疑了会儿,发觉自己竟然连对方的电话号码也没有,以至于中午吃午餐的时候,他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对面的金正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格瑞回神的时候,金正伸出手,在他跟前摆了摆:“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刚刚说到哪里了?”

“我说,凯莉真的很可爱吧?”金的眼睛十分明亮,“她在接下来的项目里要和我一组。”

格瑞拿起了牛奶盒:“我该说恭喜吗?”

“还不好说嘛。”金叹了口气,“我刚下课的时候,听到有人说嘉德罗斯坐在你旁边?真的吗?他不是一直独来独往的?”

“我也不知道。”格瑞回答,“我们只是一起吃过一顿饭罢了。”

再怎么细究也不过如此,但格瑞很难描述其中复杂的感受。他总觉得这是一个开始,是指针的推动,而他走了进去,在某个正确的时分遇到了嘉德罗斯。对方距离他仍旧遥远,但又像近了许多,这只是格瑞的错觉罢了——他从来不擅长捕捉这些细腻的事儿,嘉德罗斯也不擅长,他是一团熊熊烈火,只管自己烧得旺盛,烧得炽烈,格瑞却静静地站在这堆篝火边……他说不好自己会怎么做,他不会前行,也不会避让,他只是顺着自己既定的轨道坚定不移地迈下去,而这条道路上,嘉德罗斯的出现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很奇怪的是,他们虽然彼此陌生,但格瑞却有自信抓到嘉德罗斯的每一个念头,虽然他在常人眼里总显得那么遥远,可是格瑞却意识到,自己也许会是最了解嘉德罗斯的那个人。

这种念头的产生只不过是冥冥中的瞬间灵感,是滚进思绪的音符,是车轮扬起的水珠,分明是微不足道的,但却轻易地挤进了他的心壳里。孤身一人的男孩儿在某种意义上,让格瑞似是找到了相通的归属,就像兜兜转转,他寻到了磁铁的另一端,他能想起很多嘉德罗斯的事儿,尽管那时候他们彼此陌生,但他记得嘉德罗斯坐在角落的模样,也记得他走过身侧的模样,他对他太过于熟悉了,熟悉得好像他们本就认识,仿佛在另一个世界,他们站在同一层台阶上。最后他想起嘉德罗斯的眼睛,那双眼睛高傲,却透着一股叫人无法辨别的情绪,最后格瑞意识到,那是属于天才者与生俱来的距离——那距离就如他们初遇时的那条马路那般远。

 

在当天晚上的地铁站,格瑞看到嘉德罗斯在一旁的快餐厅里,他正在打游戏,身边有两个人和他说话,但很快又起身走了。格瑞不认识他们,他只是隔着玻璃窗看他,嘉德罗斯插着耳机,一声不吭地继续着他的动作,餐厅里的人来了又走,格瑞则一直在外头站着,直到嘉德罗斯抬头为止。他摘下一侧的耳机说:“我刚就看到你了,怎么才走进来?”

格瑞迟疑了很久:“因为我现在才觉得饿了。”

嘉德罗斯哈哈大笑,他咧咧嘴,将自己尚且温热的汉堡朝格瑞跟前推。格瑞摇了摇头,他说我自己一会儿去买点别的就好了,嘉德罗斯止住了他,他说,嗨,赶紧吃,吃完晚上有空吗?

格瑞怔了怔,这一次他没法拒绝了,他点了点头。大男孩儿开心地笑了,他将自己的游戏机朝背包里塞,接着说道:“那吃完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你家的保镖呢?”

“当然是被我甩了啊!”嘉德罗斯催促道,“赶紧的,快一些。”

他勉强吃完了晚餐,嘉德罗斯一蹦一跳地在前头,喊他上电车,这个点已经没什么人了,电车上很安静,也很昏暗,只有一条条路灯的影子交错地盖上来,倒影飞速后退,静得只剩下车轮隆隆的声响。嘉德罗斯依然在打游戏,他低着头,屏幕的光映在格瑞的脸上。格瑞很意外嘉德罗斯会这么安静,毕竟在他的回忆里,他总是有些吵闹凶狠,就像一只龇牙咧嘴的猫。不过猫科动物也大多独来独往,这和嘉德罗斯也颇有些相似,格瑞看着他的侧脸,就自然而然地想象了一头小老虎,但他的目光终究还是引起了嘉德罗斯的注意,对方朝他看了眼,随后伸了个懒腰:“你也要打游戏吗?”

“不了,我不是很擅长。”

“这样太没劲啦!”嘉德罗斯说道,“你从刚刚开始就没和我说话,你不好奇我们要去哪里吗?”

“到了就知道了吧?”

“是啊,到了就知道了。”大男孩儿回答。天色愈加深浓,电车停靠后又继续行驶,朝向愈加偏远的地方前行。嘉德罗斯不再玩他的游戏了,电车里空无一人,他开始随意地说一些关于他曾经遇到的事儿。格瑞也被他激起了些许聊天的兴致,于是他问嘉德罗斯,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念书?依照你的家世和才华,你可以去更好的地方。

“因为我觉得这里会有趣。”嘉德罗斯答得直接,“好的地方,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的地方,况且我去哪里有区别吗?”

格瑞被他这般直接的话语噎得答不上来。他又说,况且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再值得追寻的东西了,我什么都有了,别人总说我是天才,我有很多人得不到的东西,金钱,智慧,能力……但这也让我困扰。

比如那些保镖。格瑞接下话茬,他们让你不自在,是吗?

但这并不是保镖的错。嘉德罗斯的声音平复了些,他们在与不在,也没什么区别,他们无法改变我,也无法改变我的念头和前行的目标,我想要的东西,他们是不会理解的——不会再有其他人明白。所以我也很想问问你,你觉得我还会想要什么呢?

那双金色的眼睛便这么看着格瑞,格瑞隐隐地感到有个答案就在喉头,但他现在说不出来。嘉德罗斯便一拍他的肩膀,他说,那格瑞你想要什么?

 

是啊,我想要什么?格瑞想,我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安静的,笔直的,如刻板的直线,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只是这样一本单纯的书。嘉德罗斯朝他瞥了眼,随后说道:“虽然很莫名其妙,但我觉得,假如在另一个世界的话,你绝不会是这副安静的模样。”

格瑞笑了笑:“是吗?”

“当然。”嘉德罗斯回答,“就像我也绝不会是现在这样,我觉得我会是个国王。”

格瑞忍住了自己吐槽的冲动,但他仔细一想,嘉德罗斯说得好像也很有些道理。他似乎很容易能够想象出对方戴着冠冕,坐在王座上的模样,可能有些人生来便适合得到一切。但他却自己感到了茫然,这种情绪是犹豫的,格瑞思考了会儿,他想自己如果在另一个奔波的世界,他也绝不会是在某地甘于落脚的人。他会不断地走,不断地前行,不断地流浪……不断地不断地为了他内心那失落的一点而前行。他知道自己的心口总有空缺处,就像中空的面包,轻轻地挤压,就好似能忽略那些空层。可它们依然存在,在他的心里,在他的魂灵里。

嘉德罗斯的手却忽然握了上来,他说,我们到了。

电车缓缓停下,他们停下的地方是一处高坡,周遭皆是树林,黑洞洞的,只有几盏可怜的路灯荧荧闪耀。嘉德罗斯的步子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他忽然说:“抬头吧!”

格瑞仰起脑袋,在树林的间隙中,他只看到那方寸角隅中的天空,而这片天空中,星辰彼此拥紧闪烁,细密得像流淌的宝石。他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晓得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他心口安静的洞穴正被一双手温柔地堵住,潺潺流出的思绪与空茫也骤然变得止息。那团烈火紧挨着他,望着他,握着他,靠近他。他得到的是一双金子般的眼睛,而在这瞬间,孤独消失无踪,他也得到了整个世界。

 

 

FIN




评论(24)
热度(273)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