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Je Réalise

  • 安雷,之前早就写完的拿出来除草

  • 原作设定注意


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疲倦地坐在了桌边,外头已经是深夜,然而依然嘈杂得厉害,满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这个节日在雷王星颇为特殊,叫做‘万圣节’,虽说如此,却是个很有意思的节日。年纪小的孩子们会打扮成各种幽灵鬼怪的模样,挨家挨户地来敲门,说着‘不给糖就捣蛋’——然后主人再将糖果点心分给他们。安迷修不太清楚这个节日的起源,但他看着跟前几近空了的篮子,里头的糖果和点心都快发完了,他几乎一整晚都在应付那些来敲门的捣蛋鬼,而此时——他敏锐地听到外头再度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接着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给糖就捣蛋!”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门锁被叩响了,“不给糖就捣蛋!”

安迷修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快空了的篮子,还是认命地站起身来,一把拉开了门。带着面具、穿得稀奇古怪的孩子们仰着脑袋看着他,而他们的后头还站着个他一眼便能认出的家伙。不知为何,堂堂雷王星的三皇子居然混在孩子堆里,手里也同样拎着个篮子,让人瞠目结舌。安迷修呆愣了很久,才猛然回过神来:“怎么是你?!”

“我带他们过来讨糖果啊。”雷狮耸耸肩,“不欢迎我吗?”

“不怎么欢迎。”安迷修回答。雷狮手里还揣着个面具,整个打扮犹如苍白的吸血鬼,他甚至还装上了一副像模像样的假牙,看起来倒真像黑夜里的魔鬼。安迷修探头朝后看,他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卡米尔,雷狮素来很照顾自己这个弟弟,也许这一回,也是为了让他与孩子们打成一片。他朝雷狮看了眼,对方扬起脑袋,颇为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篮子:“不~给糖就捣蛋。”

“大哥哥,糖果!”女孩儿举起自己的篮子,后头的孩子们也跟着叫起来,“糖果!点心!”

“我的储备不是很多,恐怕给不了你们多少了。”安迷修最终投降。他刻意忽略了雷狮的目光,依次将糖果和包装精美的小点心放进每一个篮子和口袋,尔后揉了揉女孩儿的脑袋。当他扫过每个孩子的篮子时,他发现,雷狮的篮子是空的,而尴尬的是,安迷修自己也没什么可以送的东西了,雷狮紧盯着他,双手一摊:“我的份呢?亲爱的安迷修先生,如果不给我糖果的话——”

他话音未落,安迷修便后退了一步,作势便要关上门,雷狮赶忙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门沿:“你也太无情了吧?!用得着把我关在门外吗!”

“对付你的话这样就够了!”安迷修大声回答,“拜托了,王子殿下,请你赶紧回去吧!”

当然,他的抵抗还是失败了。他没办法将雷狮关在门外,因为待孩子们一走,雷狮就踩上阳台翻了进来,安迷修目瞪口呆,下意识地想要去拔剑,但这动作也只是维持了一秒罢了。雷狮看起来对他的威胁无动于衷,他只是慢腾腾地走到安迷修的书桌前,上头堆满了地图文卷,这令王子不由得‘啧’了声:“果然预备骑士很辛苦嘛,竟然把灾情地区记得这么清楚。”

“你也让我很惊讶,我还以为你这样游手好闲的王子,是不会去关心民众的。”安迷修将剑收起,重新绕回了自己的位置。雷狮靠着桌沿,挑挑眉看着他:“这需要刻意去关心吗?看一眼就知道了吧,雷王星这么大,每年都有地方不太安生。”

“也许我该对你刮目相看了。”安迷修抬起头,“所以,你这次来做什么?”

雷狮笑了笑,他摆弄着手中的面具,半低着头,房间里的灯不算明亮,因此安迷修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想自己是否要给雷狮泡一杯咖啡,但雷狮随后开口了,他说:“我要走了。”

“什么?”安迷修的动作一顿,“你不是刚进来吗?”

“我是说,我要离开这个星球了。”雷狮露出了一副‘你真的很傻’的表情,“明天就走。”

安迷修在今天接收到了又一个冲击,这下,他真的什么话都说不上来了。他与雷狮相识的时间虽然不太长,但也不短,作为见习骑士,安迷修与王族多少有些交情,其中关系最近的便是雷狮。雷狮并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王子,虽然他拥有大部分王族所特有的气质——高傲,自我,尊贵,但他又显得那么特殊——桀骜不驯,厌恶规则,讨厌那些将他束缚在条条框框里的东西,他曾说王宫和一个巨大的牢笼没区别,安迷修本以为他只是随口抱怨,没想到,雷狮竟亲口告诉他,他要离开了。他一时间大脑中闪过许多疑问,挤得他神经都隐隐作疼,好半天后他只问了一句:“去哪里?”

“去任何地方。”雷狮说,“去没有束缚的地方。”

什么叫没有束缚的地方?安迷修很想继续追问,但雷狮没有再给他机会。他只是拉过椅子坐了下来,拿过安迷修的杯子喝了口咖啡。安迷修仍旧处于呆滞的状态,良久后才点了点头。雷狮像是觉得好笑似的,搭起双臂看着他:“你不是早就该猜到,会有这么一天吗?”

“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他回答,“你现在还是王储,你有可能继承整个雷王星,但你甚至没有去争取一下这个机会——”

“为什么要争取?”雷狮眨了眨眼睛,“等我成了国王,再抛弃整个星球,岂不是更为荒唐吗?”

安迷修哑然。他说不上话来,雷狮说得没错,这的确过于残忍了,但在安迷修心中,雷狮似乎总是那个国王的候选人。他聪明强大,机敏灵动,好像没有什么能够打扰他的思维,就像此时的安迷修一样,他想反驳雷狮的见解和意愿,却是一句话也说不上来,毕竟雷狮总是这般固执的。而安迷修自己也是同样——他与雷狮虽然差别甚远,但都顽固的不得了,这仿佛是他们相识相交的关键,因此安迷修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所以,你是来向我道别?”

“是为了讨要糖果而已。”雷狮轻快地说道,不留痕迹地抹掉了自己的来意。安迷修觉得这会儿的氛围古怪极了,他有很多话想和雷狮明说,可一切都堵塞在了咽喉里。他本来以为,自己会见证雷狮的加冕,随后看着整个雷王星在雷狮的治理下繁荣,可他又觉得,雷狮说出这样的告别也确实符合他的性子。安迷修无法想象这么一场抛却一切责任的旅途,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带着责任心而生的,他的降生注定着他得背负人生中的所有重担,无论是因为自己骑士的职责,还是他与生俱来的正义心,这让他终究还是难以忍受地开口了:“我认为,这是非常逃避的行径……逃避你身为王子的责任,逃避你身为雷狮的责任,逃避整个雷王星的责任——”

“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是逃避,而不是追求呢!”雷狮哈哈笑了声,“你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一切,你认为这是我的软弱,我却觉得这是我自己的坚持;你觉得这是在逃避,我觉得这是在追求——你有没有想过,在我看来的你,同样也是软弱无能,墨守成规,只愿意坚守自己眼前方寸的天地?”

你有没有想过,你所追逐的一切,在别人眼中,可能会是一个笑柄?你有没有想过,你认为至高无上的真理,也可能只是一场虚伪的演说?你有没有想过,被你所嘲笑的东西,在他人心中,会是独一无二的宝藏?

“口口声声说着骑士精神,却连理解别人的立场都做不到。”雷狮耸耸肩,“出身在王族并非是我的心愿,如果能选择自己的命运,那我宁可一开始就做个海盗。”

安迷修皱了皱眉头,他想,他与雷狮无法达成共识,但他也确实无法再开口,说些反驳的话语来。兴许他是雷狮的话,也一样会对王权觉得腻烦……可他不是,他只是安迷修,他无法取代雷狮,就像雷狮也无法替代他。雷狮朝他看了一眼,又喝了口咖啡道:“不过放心,我们也不是因此永别,不是吗?”

“那我希望不要再见到你了。”安迷修说道,“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更多可以交谈的地方。”

“也许吧。”雷狮轻快地说道,“但我还是乐意到这里来,亲口和你说一声再见。”

他转过身,露出了一个让安迷修有些惊讶的微笑。安迷修发觉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这竟然是他认识雷狮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真正地看清他。雷狮长得很高,四肢修长,那种气度也仍旧如同以往,可是他的双眼里,安迷修第一次见识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光辉,如宝石般藏在匣子里,在这昏暗的房间里熠熠生辉着。外头孩子们的喧闹仍在,房内却死寂,灯光也无法点亮他们之间的沉默,雷狮重新整了整自己的衣领,他似乎打算离开了,但安迷修出声喊住了他。

“等一下。”他说道,“你不是来讨要糖果的吗?我没有糖果了,只有这个可以送给你。”

雷狮转身的步伐顿时停了停,他侧过脑袋,讶异地看着那一头的安迷修。安迷修站在桌子后头,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白色的绸带,上头有一颗明亮的星星,显得格外夺目。雷狮依稀记得,这算是骑士的象征之一,星辰指引四方,必定不会迷失自我的心灵,但安迷修只是将绸带折叠好,郑重其事地交到了他的手心里。

“这是你的糖果。”见习骑士说道,“所以,不要捣乱,好吗?”

他说得很轻,很温柔。雷狮的手指微微攥紧,这条绸带仿佛一下子变得很沉很沉。安迷修说,既然你想做海盗,那总是需要一根头巾的吧。

“拿骑士的象征,做海盗的头巾吗?”雷狮笑出声来,“你还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这么看着对方。安迷修的影子也变得轮廓模糊,愈加深邃,显得十分朦胧,他仿佛要消失在这片夜里,雷狮将绸带绑在了额头上,潇洒地踩上阳台,随后一跃而下。

“那就等着我下一次的捣蛋吧!”雷狮在下方喊道,“再见了,骑士先生。”

他的声音退远了,消失在了风里。安迷修叹了口气,他心中五味杂陈。但当他再度绕回桌边坐下的时候,他看到他正打开的那本书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颗还未拆开的糖果。年轻的骑士小心地把它剥开塞进嘴里,随后露出了微笑。

 

 

FIN

 


评论(9)
热度(581)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