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の果て


 

 

 

一个传统的热血故事需要个颇具正义感的男主角,和一个邪恶的反派,最好还有个需要解救的公主,以及一个时常拌嘴的同伴。安迷修想,目前为止,只有自己才能胜任男主角这一伟大的职业了,然而在他身边的人正靠着树,笑哈哈地和一干陌生人聊天,蹦出来的字眼儿也偶尔还打着马赛克,实在不忍细听。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了差错,这个展开本来是很完美的——他,安迷修,接到的最新任务是去遥远山头的另一处高塔拯救一名少女,尽管这少女的设定也只是普通的AI,至于是什么样,安迷修也不知道。但他仍旧充满了干劲,只是参与这项任务,非得要进行组队才行,这组队还是随机匹配人选,安迷修站在电子屏前,胆战心惊了十秒钟,屏幕上欢快地跃出一行闪着金黄光芒的大字,附带璀璨的爆炸烟花效果:恭喜您!您的队友是——

雷狮。

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土,雷狮似乎是聊够了,终于冲那群NPC摆了摆手,插着口袋潇洒地走了回来。安迷修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雷狮会参与这种活动,这家伙不应该更喜欢那些具有掠夺和冒险精神的吗?拯救被困的无辜少女,怎么看都显得有些角色偏离了。他的模样欲言又止,雷狮倒是全然不介意的样子,拧开矿泉水瓶灌了口:“还有多久才能到高塔?”

“起码还有半天的路程吧。”安迷修看了看电子地图,“这项任务无法启用任何传位工具,只能用徒步的。”

“哦。”雷狮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太阳,“那太阳快落山了,我们去休息吧。”

安迷修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终究还是没能把自己的疑问说出口。他们一块儿在森林中走着,夕阳西下,树木林立的地方便显得视野糟糕,安迷修便开启了手电,雷狮在他后头漫不经心地走着,偶尔传出脚步的沙沙声,终于,安迷修停下了脚步,他的手电光照在前面的木屋上:“我们去那儿凑合一夜吧。”

“这木屋也太小了,够不够我们两个人挤啊?”雷狮皱着眉头,一脚踢开了摇摇欲坠的木门,里头登时飞出几只蝙蝠来,刷的窜过头顶。安迷修满心的吐槽也无从下口,他心想这还不是因为你非要来参加的,原本嘛,雷狮只要在系统选项中按一下‘再度匹配’就能拒绝安迷修的组队申请了,结果鬼使神差的,对方还是如约前来。安迷修脱口而出‘怎么是你’,雷狮朝他瞥了眼,皮笑肉不笑地说,我手滑,按错了。

安迷修有理由相信其实雷狮是故意的,毕竟无论怎么想,雷狮都不是乐意将时间花费在这种事上的人家伙,他们一同走进木屋的时候,安迷修想自己结束任务后甚至能去抽个奖,保不准自己就能中了10倍积分的大礼,雷狮朝他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两人也不再说话,一个人站窗边一个人坐床沿,保持着非常合理的距离,以免一不小心就大打出手,不然今晚他们谁都别想好好休息了。雷狮靠在窗户边看外头落下的夕阳,他的脸上没啥表情,和方才谈笑甚欢的模样差了十万八千里,安迷修把自己的武器挨着墙角一放说:“你睡床铺吧,我睡地板。”

雷狮的眼神转了过来:“你的骑士精神什么时候开始无差别发挥了啊?”

安迷修的眉头皱了皱:“如果你不乐意,那我现在就准备躺着了。”

“行了行了,我不介意勉强和你挤一晚上,万一因为睡不好,第二天打架的时候拖我后腿,那就太麻烦了。”雷狮甩甩手,“我睡外面你睡里面。”

安迷修睁大眼睛:“有什么讲究吗?”

“万一出事儿了,我跑得快。”雷狮咧嘴一笑,“你殿后。”

 

依照传统故事的展开,这一晚上总会得发生点儿什么,诸如偷袭,诸如措手不及的山崩地裂,暴雨隆隆,安迷修为此辗转反侧,多少有些失眠。可时间不断地走着,数字眼看着就要跳到十二点,还是什么事都没发生。骑士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他觉得有点困了,毕竟今天一整天都在不断赶路,也不知道明天会面对的大魔王究竟会是一个怎样的可怕模样……说真的,安迷修并不担心魔王,大不了横竖就是打不过,进了比赛他就做好了丧命的准备,况且倒霉能有现在倒霉吗?他看了眼身侧的雷狮,雷狮正靠着床摆弄他的通讯器,这里的信号不太好,接受音频总会慢一拍,折腾了好一会儿后雷狮选择了放弃,他转眼就看到安迷修落过来的目光:“你看什么?”

“我只是觉得奇妙。”安迷修回答,“我没想到我们还有这样一起行动的一天。”

“你以为我乐意?”雷狮撇撇嘴,“我本来也没打算参加这种无聊的任务,也不知道怎么了,终端机就是和我过不去。”

“所以你手滑了?”

“所以我手滑了。”雷狮答得言简意赅,“你受不了我也受不了,还是快点儿祈祷任务轻松点儿吧。”

安迷修张张嘴,雷狮只要一开口,说话总能带根刺,让他浑身都不舒服,但安迷修偏偏又是个不太擅长吵架争辩的家伙,他也不晓得该怎么准确反驳,心底情绪翻搅,却没办法说上一句话。这张木床偏偏又很窄,挤得他们几乎要贴一起,雷狮腿长,睡得就更不安稳,安迷修听到他低低骂了声,接着又陷入了死寂。其实这情形当真尴尬极了,安迷修想,这是他与雷狮分别后第一次有这样的近距离接触,安迷修离开雷王星也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他记忆中的雷狮,还是那派桀骜不驯的混小子模样。虽然现在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安迷修从目光的角隅瞥见雷狮的轮廓,他个子抽高了不少,眯起的眼睛充满了警觉,因此他一眼就看到了安迷修的眼神,两个人对视一眼,气氛冷了几秒,安迷修立刻岔开话题,脱口而出:“不、不知道这次的公主殿下会是怎样的人。”

“你是真的骑士精神中毒了吧,这只是个任务,解救公主只是剧情设定而已!”雷狮嗤笑了声,“再说谁家公主会看上你……”

“事无必然,”安迷修回答,“万一公主不会,王子会呢?”

“那就更异想天开了。”雷狮甩甩手,“王子不会,青蛙也不会的。”

雷狮像是讲了个冷笑话,安迷修怔了几秒,顿时觉得跟前的人真是变化极大。要是在以前,安迷修这么前言不搭后语地贸然开口,也许雷狮已经抄起锤子砸了上来,因此在雷王星的时候,安迷修总会挂彩——虽然雷狮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总是大打出手,雷狮虽然排斥自己的王室身份,却总喜欢在这种时候仗着王子的名义欺压安迷修一番,安迷修尽管平素和善,关键时刻却十分固执,他们吵架争执的次数格外频繁,甚至让他的师父都隐隐头疼。因此雷狮在好半天后又悠悠地补上一句‘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趣’时,安迷修愣了愣,他偏过头,若有所思:“你是说我?”

“是啊,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聊。”雷狮将双手背在脑后,随意地说道,“随便在任务列表里看一看就知道你会参加这个,你的脑袋还是没什么长进。”

安迷修很快抓住了重点:“你没事干在任务列表里找我做什么?”

“怕和你撞上。”雷狮答得飞快,安迷修只觉得想扶额:“那现在算什么情况?”

“冤家路窄。”雷狮盘起双腿,朝他侧过身来,“所以,骑士先生,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你觉得还精神,那就去守夜,想把整张床让给我,我也不会介意的。”

“也可以。”安迷修思忖片刻,竟点了点头,“你休息吧,我去外头看看。”

他的反应反倒让雷狮感到诧异,那双紫色的眼睛眨了眨,直到安迷修披上外套作势起身,雷狮才出声喊住他。雷三王子在这会儿比起一个海盗,更像是重新恢复了些王者的霸道气度,他喊了声‘停’,安迷修脚步应声停下,随后对方又一指窗台:“在那儿看着就行了,别出去。”他顿了顿,又说道,“我怕你一出去之后招霉运,我们还是赶紧关了电灯,抓紧时间休息吧。”

安迷修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靠着窗台坐了下来,唯一的一张椅子摇摇晃晃,发出难听的吱嘎声,他刻意地想要减少噪音,但椅子并不听话,因此他打算站起身的时候,雷狮却再度用眼神制止了他。在这昏暗的房间内,外头的月光愈显明亮了,安迷修想,这一切实在过于匪夷所思……他居然会和雷狮组队,一起参加任务,两个人还老老实实地待在房间里共度一夜。要是放在以前,他是万万不敢想象的,依照雷狮的性子,他只会勒令他出去……

该说他多少成熟了些吗?安迷修想,也许这么多年过去了,雷狮也多少成长了些。尽管在他的心里,雷狮仍旧还是以前那副模样。不掩饰的、直截了当的,聪明却让人无可奈何,难以招架;那会儿的雷狮还没那么高,头发也短短的,揉起来的时候显得有些扎手。安迷修意识到自己心底总还是下意识地想要留出一些空间,这微妙的空间被称之为温柔,尽管他们常常针锋相对,但不可否认的是,安迷修在面对雷狮的时候,他的眼神,他的语气总会带上那么一丝的妥协,仿佛他整个人也不经意地柔软了些。

“既然睡不着的话,不如来聊天吧。”安迷修说道,“你这些年过得如何?”

“真是个老掉牙的开场白。”雷狮轻哼了声,在黑暗中,安迷修看不清他的脸,他只看到雷狮背过身去,白色的身影被外头的月光轻轻笼罩。他本以为雷狮不屑于去回答,可过了会儿,雷狮开口了。他轻描淡写地说了些过去的经历,从他离开雷王星,一路见证的美妙风景,飞船离开星球时的波澜壮阔,那种震撼心灵的触感,如同期盼良久的春雨轰然降临。雷狮说得很慢也很轻,安迷修也听得很仔细,他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仿佛这一切都细细地击打着他的心弦,仿佛每一颗星都在他的眼底同时闪耀。

我还遇到了同伴。雷狮不轻不重地咬着那个音节。安迷修捕捉到了那个字眼,同伴——这是一个非常美丽闪亮的词汇,他想,过去那个孤傲叛逆的雷狮,会有同伴这样的意识吗?结伴而行的同路人,哪怕是如今的安迷修也不曾寻到一个,他心中涌出一丝淡淡的情愫,像打碎了的墨水瓶,倏地在水中散开了。雷狮似乎注意到了他的沉默,他的语调微微上扬:“怎么了?”

安迷修不说话。雷狮的身子又转了过来,不再背对,而是又一次坐起。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步子不轻不重地朝安迷修走过来。安迷修猛地回神,有些错愕:“你怎么不睡了?”

“某位骑士不讲究公平,”雷狮慢条斯理地说道,“光听我说,自己却不开口。”

你想听我说故事?安迷修眨眨眼。雷狮坐在窗台上,一派认真的模样:“是啊。”

那也可以。安迷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轻咳了声,摆好了架势,开始说道,一个传统的热血故事需要个颇具正义感的男主角,和一个邪恶的反派,最好还有个需要解救的公主,以及一个时常拌嘴的同伴……

他顿了顿,他的目光落在雷狮身上。

可惜,故事的男主角没有遇到邪恶的反派,也没有美丽的公主,他只有一个时常拌嘴的恶党,正成了他这几年来唯一的同伴。

 

 

FIN

 

 

 





评论(6)
热度(216)

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