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绝琴

  • 鬼方赤命X赑风隼,有些许R-18镜头

  • 含大量私设



赑风隼此人漂亮,聪明,性子又极烈,他的声音是好听的,唱腔勾人,衔着诅咒的时候,也叫人痛彻心扉。鬼方赤命偶尔从梦中想起他的时候,那张俊美的脸在血色的水中映着,一双眼睛幽幽地望着他,像一只啼血的杜鹃。但赤命说不透那神色中的哀思,在他看来,那份悲戚也是染着股讥笑的,他的唇角冷冷地扬着,仿佛下一秒就会说出些什么,赤命的手便伸了过去,用力扼住了赑风隼的咽喉,那脆弱的脖颈被生生掐断,却没有血肉的触感,他便醒了。

梦的模样千奇百怪,但大抵绕不开赑风隼这个人。有时候鬼方赤命见到的赑风隼水袖飞扬,凤眼微挑,高腔唱得动听浓绵,一方戏台虽窄,却红得惊心动魄;有时候他见到的赑风隼又垂着头,拨着琴弦,白马三唱的杀气勾着映在帘上的背影,烛火摇曳,赑风隼起身朝他走来,手也伸在他跟前:来。

奈何梦终究是梦,鬼方赤命被滴答的水声惊醒的时候,戏台的烛火已经烧了大半。水声是从戏台的角隅传来的,那儿阴冷潮湿,挂着绵密的蛛网,赑风隼靠着柱子坐着,眼睛眨也不眨。赤命的步子结结实实地踩了上去,方寸的天地,烛火映着他的脸,赑风隼抬起头,语调沙哑:“你做梦了。”

“你梦见了我。”见赤命不语,赑风隼又笑笑,平静道:“这滋味好受吗?”


全文:这里

评论(8)
热度(277)
  1. 久久长安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