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投晓

  • 绮罗生X意琦行,原作背景的一个R18小甜饼(?),OOC注意


投晓


意琦行睡着的模样大多是很静的,除非是喝多了酒,才会难免变得絮絮叨叨,随后便蜷缩起身子,也不顾自己那繁复的发髻是否会被弄乱,直接就着床倒下就睡。绮罗生素来对这种模样的大剑宿感到无可奈何,可他又乐意欣赏这时候的意琦行,那张冷硬的脸不再紧绷绷的,眉宇舒展,呼吸平稳,一派安详的模样。

要说服大剑宿离开叫唤渊薮,实在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他们在附近的村镇好好游历了番,入夜后,绮罗生便兴致高昂地想要喝酒,这村镇盛产的名酒不如雪脯那般甘冽,却别有另一种风情,意琦行本就不胜酒力,喝了半坛不到,便昏沉地要睡去。绮罗生无奈地将他扶回了客房,任由大剑宿睡得死沉,他自己倒是越喝越精神,外头雨声淅淅沥沥,直到天色发白才终于停下,房内安静得像山野中的竹海,仿佛将一切快意恩仇都挡在了外头。

而这种短暂的时刻自然珍贵,绮罗生并不觉得疲乏,光是欣赏意琦行的睡姿,就让他觉得足够安心,仿佛这是一个独有的秘密。虽然只要意琦行醒过来,绮罗生总逃不了一顿教训,但他已经养成了习惯,时常靠着床沿,悠闲地等待意琦行睁眼的模样。天色未明,绮罗生的一盏茶还没喝完,床铺上已经传来了轻轻的响动,意琦行勉强撑起身,声音沙哑:“……绮罗生?”



全文:这里

评论(14)
热度(152)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