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米,国拟注意


Treasure


 

 

他静静走向黑暗的时候,烛火正尾随着他;英国回过头,他听得见后头细细索索的声音,尽管对方竭力放轻了脚步,但这逃不过英国的耳朵。因此英国在树边停了下来,果不其然地候到了一团小小的影子——他轻松地将对方提了起来,就像提起一只绒毛兔:“我似乎告诉过你,天黑了就该睡觉,不是吗?”

“但——但我睡不着。”新大陆的声音高扬了几许,却又在对上那双眼睛时软和下来,“好啦,英国,安妮阿姨不在,我没有睡前故事听,所以……”

“这不是你一个人偷偷溜出来的理由。”英国板起脸道。年轻的大陆手中拿着蜡烛,昏黄的光映着他圆乎乎的脸,身上还沾着草屑,看起来着实有些可怜的意味——也许孩子含泪的眼睛在有些时候并不能引起同情,但这一招却对英国颇具成效。他不大想承认自己不愿看到这双蓝眼睛里翻腾的委屈,这足以让他感到愧疚,仿佛那颗无坚不摧的心也登时被凿开了一个孔,因此英国的动作也温柔起来——他将年幼的孩子放下,接着蹲下身子,细心地整理着他翘起的衣领:“你现在该回去了,我可以送你。”

“我跟了你一路!”他抗议道,“你想去什么地方?你不用继续走了吗?”

“你应该回去休息。”英国忽略了他的提问,他拍去新大陆脑袋上的枯叶,随意地说道,“你是需要我抱你,还是自己走?”

“我要和英国一起走。”新大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反倒有些不依不挠,“英国是要做什么坏事吗?”

好吧——英国想,这并非是他第一次偷溜出来。上一次他来这里的时候,新大陆也同样这么做了,只是那一回英国在走出院子之前就察觉到了那团影子,因此令车夫在半途就把孩子抱了回去。尽管在次日的早晨,男孩儿哈欠连天,却在英国的提问下佯装闪躲。好奇是孩子的天性,即便他是一个国家,好奇心这种东西却是与生俱来,甚至比人类更为明显。老实说,英国没有多少带孩子的经验——人类的孩童通常与他没有什么联系,他只有在王室迎来一位小王子或是小公主的时候,走进他们的房间,在他们睁开眼的时候轻吻着他们的额头,这是属于国家的祝福,来自于这片土壤,来自于这片海洋,仿佛随着他的吻,那份探索的欲求便也同样深埋入心底。

此时新大陆的眼中同样闪烁着那份未知却又好奇的光芒,英国盯着他看了会儿,终究还是选择了妥协。他无声地握上了他的手,那只手几乎忙不迭地将他抓住了,抓得紧紧的;孩子的鼻尖已经冻得发红。深秋的夜晚已然寒冷,踩在脚下的树枝也发出了清脆的干裂声,他似乎立刻显得兴致高昂,仿佛方才英国凶巴巴的模样被瞬刻抛在了脑后。蜡烛在树林中一晃一晃地朝前行,新大陆走得蹦蹦跳跳,他努力地跟上英国的步子,免得在这片黑暗中摔倒。

“所以,英国要去什么地方?”他仰起脸,“难道英国发现了什么秘密宝藏吗?”

“你比我更清楚宝藏的所在之处。”英国回答,“况且我早就找到了宝藏。”

“什么?还有我不知道的宝藏吗?”新大陆的眼神闪闪发亮,“是什么?英国说的妖精,还是独角兽?”

英国很想告诉他,妖精也好,独角兽也好,都是本土才有的东西,他们不会、也不可能迁徙到这片刚刚开拓的土壤,虽然他在这里也发现过其他新奇的小精灵——只是他们太过于害羞,和英国也有着严重的交流障碍,以至于只要英国踏进山洞或是海滩,那些亮晶晶的小东西就逃得无影无踪,因此他无法向新大陆介绍他那羞涩的伙伴们,这或许也是男孩儿不肯相信精灵存在的原因。他只是握了握男孩儿柔软的手,回答得面不改色:“我正抓着我的宝藏。”

“那我也抓着英国。”新大陆将两只手同时叠了上去,答得飞快:“这样就公平啦!”

他这番举动十分幼稚,却让英国有点冻僵的脸稍稍展露微笑,他的步子也跟着放慢了些,好让男孩儿能够踏实地跟稳。在这片漆黑的夜里,四周空无一人,他们距离村镇已经很远了,黑漆漆的树影彼此交错,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可怖声响,男孩儿多少有些瑟缩,但他的眼睛仍旧紧盯着跟前的蜡烛,仿佛这片光亮便能驱赶走一切幽灵魔鬼。虽然他也明白,魔鬼只要看到英国,保准会吓得落荒而逃——新大陆本能地想,英国总是最厉害的。只是黑夜是无形的恶灵,他也不晓得自己为何会感到惧怕,兴许是因为那里头藏着许多他想不到的怪物。

“你在害怕吗?”英国低下头,捏了捏新大陆发冷的手,“你要明白,要找到宝藏的话,必须得历经考验。”

他咽咽口水:“就和英国找到我一样吗?”

“就和我找到你一样。”英国回答,“为了找到你,我也经历了许多——你还未见过大海,大海是比树林更可怕的地方。”

“海……海里有什么?”

“海里有许多连我也不知道的东西。”英国说道,“我的子民仍旧在不断探求大海,以便更好地征服它——但大海所拥有的并不仅仅是浪涛,还有它喜怒无常的风暴雷电,即便在阳光明媚的时候,你也无法松懈,因为海面上一无所有,你所有的只是自己。”

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害怕,新大陆想,但他也好奇大海的方向。他明白大海的另一头是英国的家,而这让他跃跃欲试;英国每次造访都会带上许多他从未见过的东西,有时候是厚厚的课本,有时候是精心制作的外衣和工艺品,当然这其中也会混杂一些让他本能排斥的玩意儿,尽管他还叫不上那一摞摞文件的名字,但新大陆足够敏锐,只要那些东西丢在桌上,某种微妙的气氛便会笼罩房间。他尚且无法辨认那些字母的意义,英国也从不会与他讲解,因为‘你还太小’——他回答,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和方才想着要赶他回去睡觉的模样一样讨厌。只是英国越这么做,越是激起他的好奇心,他实在很想知道英国的脑袋里装着什么,他看起来永远都在思考,并持续不断地提出见解和要求,仿佛要将条条框框的东西扣在他的脑袋上。

但这并不舒服,新大陆如此思考,他对事物的判断仍旧停留于一个模糊的大概,舒服与否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结论。

“你在想什么?”英国回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睛,“如果你现在困了,也可以回去。”

“我很精神!”新大陆立刻回答,“我只是在想……大海……”

“你以后也会有机会亲自踏上甲板的。”英国说道,“也许那一天已经不远。”

这描绘的未来似乎很是美好,但现在的新大陆只能看见跟前的一片黑暗。黑暗足够深邃,深邃得叫他困乏,当他觉得疲倦的时候,恐惧感自然也烟消云散,仿佛藏匿于夜幕的幽灵都已经悄悄溜走。他无从判断自己前行的方向,因为英国正拉着他朝前走,他无须思考,也能跟上步伐,英国似乎成了那盏油灯,他的背影拖得细长,如港口高高的灯塔。他知道英国正带他前往他的宝藏——这份小小的雀跃就像藏在脑海中的一根钉子,时不时地让他快搭上的眼皮再度睁开,新大陆意识到他们正在朝上走,树林愈加稀疏,他已经能够看见头顶的星星。

“快到了吗?”他的声音带着鼻音,“我走得好累。”

“坚持。”英国答得言简意赅,“你不是很好奇吗?”

他的确很好奇,因此新大陆又鼓足了精神,他迫不及待地在脑海里描摹出那些神奇的轮廓——也许是一头巨龙,也许是酷酷的建筑,虽然他在这儿诞生,却还未走遍这片土地。他还未长大,步子又小,英国告诉他,以后他会坐马车,还能坐船,而整个世界远比他想的还要大。

世界是什么?他问。

世界是我。英国回答。

那我能四处看看吗?

当然可以。英国说道,我能满足你想要的一切。

 

但英国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大。新大陆想,他能够望到英国的背影,虽然他还未长得那么高……可英国的脑袋里确实又有着许多他所不知道的东西,好像怎么也挖不透。英国似乎是无所不能的;就如他能走到这里,发现他,引导他,教育他——从无到有,生根发芽,他说不上这是一种怎样的滋味,或许如同英国自己所说的那般,他足够伟大,所以他并不会吝啬于将自己所知的一切递到他手里……而这些对于新大陆而言,还太过于晦涩。

一切仍旧是朦朦胧胧的一团,他在此时的黑暗中也无法辨别路往何方,只能踩着英国的步子跌跌撞撞。但好在英国总算停了下来,在冷风中,他发抖着靠在英国身侧,睁开眼睛朝下看,可他只能看见一片漆黑,只有星星点点的火光落在山谷的村镇里。他知道在那些房屋中,那些或是熟悉,或是陌生的人影正在熟睡,可惜他看不清自己的房子在哪儿,这太过于遥远了。英国却在这会儿蹲下身来,不轻不重地拉住他的手,他的目光只是凝视着这片黑夜,凝视着黑夜的火光,这一切就是属于你的宝藏,英国说道,他们还未苏醒。

周遭一派死寂。新大陆无法回答,他只是屏住呼吸,静静地等着黑夜褪去,等待着它们显露轮廓的那一刻,等待着他们睁开眼睛,也等待着梦的结束。

 

 

FIN

 

 题外话一下,周末会放一下英米新刊的宣传预售,预计开到下个月中旬,大家不要错过><此篇也会收录~

让大家看看什么叫十年的黑历史进化录

 


评论(6)
热度(136)

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