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殊十二X槐破梦,原作背景下脑补的小插曲,bug横飞只为满足一己私欲,有R18注意

  • 之前看完了圣魔线纪念一下



归梦不宜秋


 

 

 

 

自打登位以来,槐破梦便鲜少有这种机会四处逛逛了。他颇有些不耐烦地在树下走着,来回踱步,双眼中却是掩不住的期待。穿如此粗糙的外衣自是无法掩饰他的气质,但这回他也是心血来潮——若不是竞豹儿非说这附近有着不错的集市,还能喝到好酒,很适合一块儿来放松心情,重点是这里还有一棵千年的槐树,而这几日恰逢祭典,入夜后村民们会围着槐树唱歌跳舞,传诵千年的树神。树中是否有神灵栖息,槐破梦不得而知,但他对此多少有些期许和依恋,在皇朝内待久了,槐破梦也难免起点小心思,他毕竟还是个年岁不大的孩子,但等了半天,踏着一地碎花过来的,不是红流,不是豹儿,而是殊十二。

殊十二踏入视野的时候,槐破梦恍惚间看到了重叠的影子,像是看到了自己,但这种念头随即转瞬即逝。在他第一次见到殊十二的时候,这强烈的感觉便从未散去,仿佛就像自己长久以来的梦境忽然成真。而此时的殊十二与他一样换了件简单的衣物,长发披散,清清爽爽,和平素那生人勿近的模样差了十万八千里,若不是那眉宇之中仍旧藏着那份令他烦躁的神采,兴许槐破梦都会以为自己看走了眼。他朝后瞥了眼,只有殊十二一人,邀约者竞豹儿的身影不知何踪,就连说好一同前来的红流也不在。

“为何只有你?”槐破梦皱起眉头,“他们人呢?”

“他们明早再来。”殊十二道,“豹儿说,先让我们去酒楼占个位。”

“明早?”槐破梦瞪大眼睛,“军师派任务了?”

“也许是。”殊十二诚恳地回答,“不过难得的机会,他们不会缺席的。”

槐破梦冷冷地看着他,一甩袖子便折身走了,颇有些不饶人的架势。但殊十二的步子很快,没多久便与他并肩而行,俩人走得同样匆匆,一路上竟是一言不发,抵达村镇的时候,四处还没什么人,酒楼刚刚挂起开业的牌子,周遭显得懒洋洋的,只有丝丝槐花香顺着风飘来。槐破梦停下脚步,他一眼便瞧见拱桥另一头的古槐,此时花开得正好,如一团棉絮,香气怡人,还有股甜味。殊十二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槐树上,好半天后他才喃喃自语:这和你身上的气味倒是一模一样。槐破梦听得一清二楚,却也懒得辩驳,但他心里却是有些隐隐的高兴,高兴的缘由很简单,这像是证明他在某些方面更贴近母亲。殊十二看在眼里,不过难得的,他没有拆穿,毕竟他极少有机会能在破梦眼中看到这一丝闪烁的惊喜,反而显得十分可贵。

这儿够偏远,槐皇也并非是大摇大摆巡回天下之人,因此认识他的人不多,槐破梦踏进客栈,开口要了两间厢房。哪晓得掌柜的说,这儿都被排满了,只剩一间,你们俩看着这么像,是兄弟吧,挤一挤不就好了。

槐破梦瞪大了眼睛:“什么?”

“我说少侠,这没办法呀,花祭期间特别热闹,你们已经来晚了。”掌柜说得十分无奈,“兄弟俩睡一间房也没什么嘛,委屈你们一下,给你们打个折。”

槐破梦还想辩驳些什么,殊十二倒是手脚麻利地将银子一放,便拉着槐破梦朝楼上走。掌柜的在后头喊着‘左拐到底’,槐破梦呼之欲出的抱怨也瞬间被压了回去,直到硬着头皮走进房,殊十二才开口道:一间就一间,兄弟同榻而眠本就无妨,别为难人家店掌柜了。

“早知如此,我便和军师说当夜就回去了。”槐破梦冷声道,“况且我哪有为难?”

“抱怨到现在,可不是为难吗?”殊十二说,“这里很幽静,推开窗就能看到那棵古槐,作为放松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槐破梦眉毛挑了挑:“你倒是不讲究。”

殊十二仍旧答得十分认真:“随遇而安,有一处容身之地已经值得珍惜,殊十二没有什么好讲究的。”

言下之意显得槐破梦反而太过挑剔,他拧起眉,深深思考着此时折回胤天皇朝,或许还能让自己心情愉快些。但殊十二在这会儿推开了窗户,花香飘了进来,甜蜜好闻,槐破梦转过头,看着对方凝视着花丛的放松模样,心也随之一轻,像是紧拴着的绳子也跟着松开了。事实上,他也不愿总板着脸对付殊十二,看着那张和自己酷似的脸,槐破梦却总会没由来地感到烦躁,兴许自打出生以来的矛盾从未消失,但槐破梦心里明白,他焦虑的原因并不单单只是因为十二是自己的兄弟。先前他受伤的时候,他在玄舸上陷入昏迷,沉沉浮浮地做了好几天的噩梦,梦是黑的,很重很沉,就像压在身上的海水,浪涛不住地将他推向漩涡的深处,但偏偏有个声音一直在自己的耳边喊着,又柔又轻,满是担忧和哭腔。

破梦,你别走。醒过来好吗,破梦。

他在中途模糊醒来的时候,也只能听见殊十二的心跳声。双子的心跳与呼吸在空旷的玄舸内回荡,仿佛像是要将他压进怀里,槐破梦那会儿意识不清,并没有注意到殊十二抱着他,就像在母胎内他们紧紧贴在一起似的,但那股感觉到底还是残留在他的心口,如此时的花香一般无法散去。他收回目光,殊十二这会儿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仿佛槐破梦脑袋里浮动的一切都只是单纯的幻想,可随即他转过头来,不轻不重、却又格外诚挚地说道:其实这样就很好。


其余外链:这里

评论(19)
热度(114)

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