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不梦不醒

  • 殢师,为《殊途同归》那篇的番外,原作地址:这里,请读完原文再看这篇~

  • R18镜头注意,会收录到本子里


刚刚被屏蔽了,翻了一圈猜到了大概的敏感词,决定全文重发一下(希望没搞错,再弄错我就懒得发了(


不梦不醒


殢无伤偶尔会想,无衣师尹这个人,倘若不在慈光工作,安心教书育人,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他不会时常萌生出那些烦躁的念头,也不会横竖嫌恶他的目光中算计太多,颇不干净,像一块越擦越糊的玻璃。他靠在驾驶座,冷冷看着无衣师尹在大厦门口和人谈笑风生,就算殢无伤平素不爱出门,也甚少关注新闻,也知晓那人是苦境赫赫有名的素还真。他听闻前些日子,无衣师尹与他以兄弟彼此相称,这事儿还上了新闻版块,说是慈光的无衣师尹与苦境名人接触不少,大有拓展业务的倾向,殢无伤瞥见的时候,压根没去细想无衣动用了多少人脉手段,他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毫不意外’。

他确实不意外无衣师尹的手段,至少在先前,他便听无衣无意间提起过,说是自己得为未来做个考量。当时殢无伤正在房内整理他的收藏,他耐心地擦拭着一块块造型奇诡的石头,头也不抬地说,你要退休了吗,无衣的叹气声从那头飘过来,语气淡淡地:我也到这个岁数了嘛。

殢无伤嗤笑了声:“曾有人说,愿为慈光奉献一生。”

“哎,”无衣踱步走过来,站在门口说,“也许我的一生就这么短暂,不好说,不好说。”随即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假如哪天我被仇家暗杀了,你怎么办?”

“帮你报仇。”他答得言简意赅,倒是让无衣师尹一时半会儿答不上来。他愣是没想到殢无伤说得这么果断,一双眼睛眨了眨,结果只能用干咳掩饰过去。殢无伤那会儿便想,这家伙说了这么多,弯弯绕绕,还不是原本那个心思,但他一旦允诺的事便从来不假。他与无衣不同,他的回答向来没这么多繁杂的思虑,因此念头那么只是出现短暂一刻,他也乐意毫不犹豫地说出口。

不过无衣那会儿的眼神倒是出奇的有意思——殢无伤如此想着,直到副驾驶的车门被拉开。无衣师尹坐了下来,长长地舒了口气,随后系好了安全带。素还真的车早就先行一步,无衣的眼睛盯着那快消失在视线中的白色轿车,接着才转过头来看着他:“我希望你的驾驶水平已经过关了。”

殢无伤忽略了他口吻中强烈的担忧,自顾自地发动了汽车:“你要去哪里?”

“接下来也没有什么安排了……”无衣揉了揉太阳穴,看了看自己的工作行程,沉吟片刻后道,“不如这样,你带我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殢无伤朝他瞥了眼,他的眉毛挑了挑:“随我?”

无衣点了点头,面带微笑:“随你。”

 

 全文:这里

————————

题外话,本子收录的篇目分别是殊途同归(及这篇番外)、总是尘厌雪(及番外<这篇就不公开了,直接收录XD)预计在清明节开预售~预售会开一个月(?

文内提到的BGM是Hurts的Devotion,以及Eisblume的Liebe heisst Schmerz,可以听一下(?


评论(3)
热度(92)
  1. 久久长安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