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独秀X慕容情,架空巫师au

  • 之前接回了自家的香独秀,留个纪念XD虽说正好撞上清明节,但我还是固执地写了个砂糖

  • 看这个走向估计是个中篇,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毅力写完,就,这样吧((


仙羽奇缘


就事实而言,香独秀这个名字在整个集境区域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倒不是说此人有多么凶神恶煞,或是长得不堪入目,相反,在整个集境年年更新的美男排行上,香独秀总能占据前三,但一直拿不了第一。拿不了第一的原因是他的爱慕者再怎么自我洗脑,也无法违背良心说出些‘表里如一’的话来,况且这个排行的首座向来在太君治和烨世兵权之间来回打转,香独秀常年来稳居第三,直到去年他的第三宝座被一名叫求影十锋的新人刷下。香独秀对此倒是没什么在意的,他还是老样子,一直把虚名浮云之类的口头禅挂嘴边,别人说他嘴硬,香独秀喝了口茶,格外淡定地说,浮名本是身外物嘛,虚名,虚名而已。

不过说到底,在集境这个地方,香独秀确实称得上是赫赫有名。集境作为巫师的领地而言,地方不大,但争斗不少,争斗便源自于烨世兵权和太君治。他俩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巫师家庭出身,一者好战一者平和,就连穿衣风格都要对着来,烨世兵权不知是不是祖上有着洋人血统,总是穿着一身十八世纪风格的西洋风军装,走起路来铿锵有力,恨不得把地都给踩穿。至于太君治,私下里大家都对他赞赏有加,但言谈之中却又欲言又止,人人提起他的时候,目光之中都透着那么一丝难以言说的关怀。

香独秀自认和他们关系都处得不错,反正他去太君治家喝茶赏花,对方也总是欢迎,去烨世兵权家的跑马场散步,对方也不会把他赶走,他们以前还没从巫师学校毕业的时候,香独秀还和他是同班同学,最后毕业的时候两个人一同在考场站着,考完了必修的魔法测定后,两个人在合作测试上也被抽到了同一组,他们的考题是要在一小时内把在山中的那只以灵巧敏捷闻名的金色飞鸟抓出来,结果香独秀输给了烨世兵权,众人颇为惊异,这骑扫帚比风龙还快的香独秀居然没抢在烨世兵权之前捉到飞鸟,实在是不可思议。但后来监考透出内幕,因为香独秀太快了,比那鸟速度还快,他没刹住车,不小心就跑出了考场范围,差点被记为不合格。

对此香独秀表示,考场才这么点大,他一个起步就能越过小半个集境,区区一座山头算什么?

总而言之,香独秀还是以特权生的身份侥幸毕业,他不像烨世兵权,一毕业就进入了集境的巫师军队做高层,也不像太君治,勤勤恳恳地从警务部门做起,天天为了集境的治安工作忙到深更半夜。他挂了个虚职,说是编外人员,每个月拿着基础工资,偶尔有跑腿的任务,才能拿到奖金。原本香独秀的收入也该是远高于平均水准的,但他迟到的次数实在太多,每个月的打卡记录都属他满目红彩,他名义上的上司实在受不了,说,看你每日奔波,我于心不忍,你干脆在家工作吧,我每个月按标准给你打钱,行不行?

香独秀答得竟有些惋惜:我还挺舍不得同事的,我觉得他们都很友好。

上司赶忙说,不不不,你工作能力太超群了,怕给同事带来心理阴影,就当是照顾一下大家的心理健康,有啥事我就给你飞信传书,你看怎样?

香独秀想自己终究还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哎,也没办法,既然领导都这么说了,那么他也只好委屈一下自己,谁让他如此体贴呢。至于薪资,他也没什么好在乎的,毕竟香独秀家的存款不知有多少个零,他也压根没数过,偶尔买买四境的理财产品和股票,一不小心就又多上几个零。对此香独秀家的侍女蝶儿和花儿颇为感叹,自家的少爷看似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天天泡在堪比广场的温泉池里,竟还能给香家增添收入,真是能把全集境的人给气死。

香独秀仍旧是那番亘古不变的论调:钱财也不过是身外物,该来的时候总会来,强求不得。

蝶儿一边倒茶一边问他:“那少爷,您就不会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嘛?”

“嗯?比如说?”

“每个人都想挤破头朝上钻啊,我们家里头虽然不缺钱,但一直以来都没出过几个高官,您本来不是很有机会进军队的吗?照您对风魔法的操控水平,一路做到将军也不成问题呀!”

“权力又有何用,莫恋浮名,梦幻泡影有限,且寻乐事。”

“您有了权,可不就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了吗?”

“哎,”香独秀闻言转过头来,隔着一片雪白的水雾看着磨砂玻璃后头的蝶儿,语气竟是十分认真的,“风花雪月,美景无数,人生得意须尽欢,为了虚名停下脚步,不值,不值。”

花儿不禁小声插话:别提了,少爷在集境已经很有名了,再闻名下去,我真怕连其他三境都响彻少爷的大名,到时候我们芜园可能就要搬家了。

香独秀在水池子里半坐起身:“咦,为什么?”

“我们怕慕名而来的人太多,整个集境都排不下,少爷,你有办理去四魌界或者死国的签证吗?”花儿诚恳道。

不过实话而言,香独秀毕竟不是什么那些教派特殊的巫师,他不走禁欲主义,也没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做个单身汉,相反,他对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拥有着一种浪漫的向往,比如说秀丽的风景,比如说挥洒的艺术,比如说美丽的情感。没有人会拒绝美的一切,香独秀更是如此,他自诩目光卓越,俗物入不得他的眼,他欣赏美景更欣赏美人,但在集境待久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也难免失去了些新鲜感。集境虽好,可土地资源有限,几位鼎鼎有名的美女巫师他也见过许多次了,尽管各个清丽,风姿不同,对他而言,却缺乏一见钟情的命定之感。许多人也好奇香独秀这般挑剔的人,不知哪个美女能落入他眼,虽说香独秀家财万贯,但为人实在难以相处,被他看上,也不知是不是幸运。

蝶儿十分恨铁不成钢:少爷,您成天宅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啊,泡自家温泉不会泡腻味吗,您的飞天扫帚都积灰了!

香独秀闻言,迅速反应:原来你没有每天好好擦拭我的扫帚?

“哪有,我只是用个形容词而已。”蝶儿回答,“少爷,您要不要出去走走,之后两天水管要修,家里断水,出去逛逛吧,听说先前中央学院来了个苦境的教授,是笑封君请过来的,叫什么剑子仙迹的,最近在开讲座呢!”

“苦境?”香独秀微抬起眼,“我好像记得之前也遇到过苦境人……还是个没护照的……”

“您说的是千叶传奇吧,那正是被您在边境拦下的那个呀!”蝶儿一脸挫败,“这个千叶传奇长得和苦境第一的大巫师素还真几乎一模一样,过海关的时候愣是被人拦截了,没想到他胆子特别大,居然敢偷偷溜走,太君治院主这才请您帮的忙去抓他——您不记得了吗?”

“好像有那么回事……”

“不过他的指纹在四境的资料库里搜不到匹配,血型也和普通人不一样,当时大家都还以为,素还真又换了个身份做试验呢。”蝶儿说,“所以这次要不是笑封君,剑子教授可能也得被拦在海关外,所以现在听讲座看展览的人络绎不绝。”

香独秀看了她一眼,不疾不徐地穿衣:“那他主要讲什么?”

“讲苦境的风水顺便办个展览,听别人说,他还带了私家珍藏过来,全是数一数二的古董照片,是苦境那个有名嗜血族的……哦对了!”蝶儿猛地一击掌,“听说这次剑子先生的展览里,还有一根很漂亮的羽毛!”

“羽毛?”香独秀的手顿了顿,“什么羽毛?”

“这个我知道,”花儿抢着回答,“据说是传说中的凤凰羽毛,像金子一样明亮,但又泛着幽幽的蓝色,色泽斑斓,拿起来却是一点分量都没有,好像握着一团空气,”她说,“听说今天是那羽毛展览的最后一天,好多人都去看了。”

“啊,那我岂不是会错过?”蝶儿失望地说,“最近太忙了,我都没空去看看,听说苦境才有凤凰出没,结果集境连根羽毛都要排队去看,少爷,蝶儿也想去展览,少爷您要不要——哎,少爷人呢?”

“早就走了呀。”花儿看着空落落的房间回答,随后不由得掩鼻,“咳咳,好呛人,少爷的扫帚果真全是灰。”

 

 

 

总之,在三天后,香独秀踩在了苦境的土地上。

他是通过专门的通道过来的,巫师只需出示身份证明,便能穿过集境与苦境的特殊空间。他踏上这片未知的土地时,内心满是畅快,仿佛这儿的空气也变甜了不少。其实原本他差点忘了交假条,好在临出发前,上司发来飞信一封,说是职位调整,放他三个月带薪假期,仿佛上苍也在帮助他去苦境寻觅仙羽。而那根羽毛,则好好地夹在他的钱夹里,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其实这羽毛不如花儿说得那么神奇,拿在手里的感觉就是一根普通的毛,颜色也是干净的纯白,不过香独秀还是好好珍藏着,生怕自己弄丢了。羽毛是剑子教授在展览结束后直接赠送的,慷慨大方到让香独秀不免震惊于苦境人的气度,他说我只是想问一下凤凰的事儿,毕竟集境没有凤凰,只有乌鸦,但乌鸦叫声很吵,经常让他睡不好觉。

剑子摆摆手:“我见过那个驱使乌鸦的巫师,是不是叫鸦魂?他是个厉害的巫师,能将灵兽驯养成这样,真的不容易。”

香独秀点着头回答,是啊,集境养灵兽的不多,虽然我也很想养,但是实在都太丑了,有碍观感。

“我还以为集境不讲究这个,”剑子教授说,“我看集境大多注重武法,大家都很身强体壮嘛!”

香独秀应得很诚恳,他十分坦诚地表示集境的人多少有点审美缺失,以至于他长年累月生活在这里,有时候难免会体验一把曲高和寡的孤独感。剑子说这就是你站在凤凰尾羽那玻璃台前不走的原因啊,都要闭馆了你都不挪脚,其实这羽毛也是我从好友那儿得来的,我对它了解不深,我送给你吧,你记得带着它去找我的好友,他一定能解答你的疑惑。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香独秀略显迟疑,“我还没去过苦境。”

“那不用担心。”剑子仙迹说得信誓旦旦,“我那名土豪好友龙宿最不缺的就是钱,他们那一家子都混着血族血统,血族你知道吗,随随便便就能掏出一座城堡的大地主啊,你就去找他,尤其是不要客气,对龙宿客气,他还会当你歧视稀有种族呢!来来,羽毛收好,别客气别客气。”

香独秀几乎要被他的热情所惊异:“苦境果真不凡!”

“那是,哦对了,记得喊他阿龙。”剑子谆谆教诲,又补上一句,“报上我的名,他一定会好好招待你。”

香独秀于是只带着自己的扫帚和一张四境通用的银行卡,两袖清风地去了苦境。他先前没什么机会来苦境旅游,到这儿一逛才发现,苦境无愧于巫师天堂之名。若说集境的巫师大多修武,是因为土地贫瘠,连几棵像样的魔草都得圈起来养,那苦境简直堪称不知人间疾苦,路边随随便便长的花,都能拿来研磨成魔药,也难怪这儿的人不管能力高低,至少都长得十分年轻,真不愧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怪不得凤凰只在苦境出现,美景才能孕育出这样的仙禽啊!

他在剑子教授远程的帮助下找到了龙宿,在他的庄园里住了一星期,龙宿倒是如同剑子所说那般,不仅有钱,还好客,招待得无微不至不说,还指点他苦境各处的景点,他想,龙宿家的茶怎么也这么好喝,苦境怎么不出口呢,放到集境来卖,必定会大赚一笔。龙宿对此作出了含糊的回应,他说我们现在的保鲜技术还不够发达,加上土地资源日趋紧张,这茶树金贵,百年才发芽。所以这茶也是喝一口少一口,十分珍稀……

“原来如此,”香独秀真诚地赞美,“阿龙不仅有眼光,还如此大方,真是好人。”

疏楼龙宿拿起镶满珍珠的扇子轻掩面色,语气优雅:“香先生,我说过了,别听剑子的,叫我龙宿即可。”他顿了顿,随后又道,“我看香先生来苦境也好些日子了,现在正值苦境旅游旺季,听说南方花期到了,风景美不胜收,您要不要去南边走走?”

香独秀闻言,这才猛地想起自己怀里的羽毛。他赶紧将羽毛摸出来,递给龙宿说,这是剑子给他的,说是苦境的仙羽,很有可能是凤凰的羽毛。他说这是你给的藏品,你见多识广,想必一定知道仙羽的来历。

龙宿拿起羽毛,凑在眼边细细看了半天。香独秀看着儒门第一的巫师左右端详,像在审阅一件珠宝,良久之后龙宿才放下羽毛,重新塞回香独秀手中,摇了摇扇子:“此物确实稀有,我也不知具体出处,我只晓得这方圆百里是肯定不会有凤凰栖息的。”

“那凤凰会居于何处?”

“传闻中的仙禽,自是住在景色优美的地方,”龙宿沉吟片刻,“香先生不如正好去南边走走,那儿温暖,哦对了,那里还有个好去处,好几年了,都一直有着凤凰的传说——这样吧,我替您准备一下?”

香独秀再次感叹儒门龙首的好客热情,龙宿不仅亲切,办事效率还高,一个小时后就把通行证全给办好了,最后还亲自把他送到了转运点,说,我顺便给您的扫帚装了导航,想去哪儿就直接说,这个系统很智能,我们儒门出品的,绝对可靠。

集境的访客心怀感激:阿龙,之后你来集境玩,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龙宿微笑颔首:“不了不了,我祝香先生早日寻得仙羽。时候不早了,一会儿空中会堵车,我帮您操作一下……对,‘出发去薄情馆’——”

香独秀的身影嗖的消失在了空中,龙宿凝望着空中的一道轨迹,随后转过身去,仙凤在一旁好奇地问,那羽毛真的是凤凰的吗?我怎么看都觉得很普通啊?

龙宿的声音淡淡的:可不是,不就是一根鸽子毛。你认为剑子会那么大方好心?

说罢他便朝房内走,关门前又嘱托:“记得拿账本!”

 

 

 

TBC

虽然……馆主还没出场!!!(扶墙

下一章就会了(

评论(9)
热度(82)

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