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仙羽奇缘(2)

  • 香独秀X慕容情,架空巫师au,有原作人物出场,如果有CP关系会另外注明

  • part 1>01



02


薄情馆作为目前苦境最有名的高级会所,大名自是响彻四方。香独秀的脚刚刚沾地,便被迎面而来的和煦清风弄得有些头晕目眩,而放眼望去,生意兴隆,门口的豪车和飞行扫帚一辆接一辆,一把接一把,香独秀兀自感慨了番这儿作为旅游景点还真是人气颇旺,而周围风景秀丽,花也开得正好,一看就是各种摄影的必选地点。但传说中的凤凰,会不会待在这儿,便是一个令人深思的谜题了。

香独秀上一秒还在龙烟宛,下一秒就在薄情馆,实话说他还真有些不适应。毕竟苦境那么大,他也没什么功夫做攻略,只有在从集境飞往苦境的时候花了点时间翻剑子给的浏览手册。不过好在疏楼龙宿还是个体贴的人,除了导航之外,还给了香独秀一个号码,说是苦境名导秦假仙的。香独秀自认自己十分通情达理,他现在也没遇上什么大事儿,也犯不着请秦假仙帮忙。他朝四周看了看,门口的全息屏正在滚动播放薄情馆的风景照,许多游客目标明确,都向着一个目标前行着。他的步子停了停,随后整了整自己的衣摆和头发,轻咳一声朝前走去。

“不好意思,请问薄情馆从哪儿进?”香独秀顺手拉住一个游客,“我要不要先去报备一下自己的扫帚?”

“朝那里走,拐弯就能进了。”游客头也不回地说,“你也是来欣赏演出的啊,赶紧的吧,再不买票就太晚了!”

“演出?什么演出?”香独秀眨了眨眼睛,他的好奇心立刻高高蹿起,“这儿还有演出啊?”

“一看就是新面孔,”又有人好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远嫁略城的艳无双回了薄情馆,说是要来表演呢,艳无双你晓得吧?大明星,之前和略城的大少赤子心结婚了,那个钻戒有鸽子蛋那么大呢!”

香独秀是集境人,当然不晓得苦境的那些八卦,不过他在龙烟宛做客的时候,倒是依稀记得有这么回事,龙宿家的电子屏幕都有一面墙那么宽,当时穆仙凤小姑娘坐在沙发上看节目,正好看到报导采访,豪少赤子心一头叛逆风格的紫发,搂着漂亮明艳的艳无双,她手指上那枚婚戒确实很闪,一看就很值钱。

原来艳无双和薄情馆还有关系啊——香独秀愣是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其中的来龙去脉,但他多少也知道,苦境人民大多是很挑剔的,能被他们赞赏的人,必定是个中翘楚,那么这人潮涌动的薄情馆,也肯定出类拔萃,不同凡响了。香独秀十分懂礼貌地向他们行了个礼表达谢意,大摇大摆地朝前走,沿途皆是春意盎然的艳桃绿柳,看着叫人十分欢喜。

等一下,刚刚那人说去哪里买票来着?是这里吧?

身为巫师,香独秀有个糟糕的毛病,便是健忘。健忘本身也算不得什么严重的大事,如今针对这种先天缺陷的魔药研发也不少,但香独秀压根懒得去改正,靠后天去弥补调整,多少让他觉得不快。况且他可是堂堂芜园楼主,成天抱着个药罐子像什么话,况且魔药的味道太难闻,扔到垃圾箱里,连流浪猫狗都绕着走。

对此蝶儿表示:少爷,为什么你就是不承认自己怕苦呢?

香独秀当然是不会承认的,反正他健忘,也没忘过大事,只是偶尔会迟到误点,除此之外也就最多迷个路。迟到也无妨,他人缘比较好,大家都挺乐意提前告知他,至于迷路,香独秀想,反正他也没走到四境之外过,人生到处是从容啊!

他并不在意,虽然他也对艳无双的表演有十足的兴趣,不过香独秀素来不会强求。他越走人越是稀少,也不知绕了多少个弯,正常的巫师早在这时候开始搜索定位,再不济也摸出导航了,但香独秀本着随缘而行的念头,愣是忽略了自己滴滴闪烁的导航,他伸手将设备关了,权当自己只是个迷途的游客,享受一下沿途的美丽风景。他似乎完全忘了那根薄薄的羽毛还在他的怀中,仿佛此行的目的也被抛在了脑后。

“浮名本是身外物……哎,”香独秀看着跟前半人高的石墩,脚步顿了顿,“雪非烟?”

名字倒是取得很合他的胃口。香独秀看着这娟秀的题字,想也不想,便径自朝里走,越走越幽深,他抬头看了看,远处层叠的梨花丛里,隐约透出建筑的轮廓,他猜想那估计是会所中心,看起来好像很有些距离,他便也不着急,权当是散心,干脆在后花园舒畅地散步。人生嘛,他想,何必那么急匆匆的,虽然他好像,似乎,可能,已经迷路了——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若不是迷路,他又怎么会撞见这么美丽的园子?这儿的品味很高雅,和他的芜园相比,尽管差了那么一点点,但已经足够证明薄情馆的馆主审美卓越,有这种好眼光,想必一定是个风姿绰约,优雅高贵的大美人。

但是——薄情馆也太大了,这么个高档的地方,他走进来时,居然连一个拿行李的门童都没有,这简直有违常理!他拖着自己的飞天扫帚慢慢地挪着步子,和外头的嘈杂不同,这儿的安宁颇有种世外桃源感,他在集境的时候鲜少看到这种景致,花开得恰到好处,香气也散得恰到好处,空气中有甜味儿,还转着动听的鸟鸣,一时间让香独秀感到恍惚。但他终究还是越走越热,越走越冒汗,等走到深处的时候,这盎然的春意,已经叫他一头汗水了。他左右环顾,侧耳倾听,他的风魔法修得最好,因此轻而易举地听见了不远处的水声。这水声叫他猛地提了精神,仿佛跟前重叠的花影,再度变得明媚起来。

温泉!这儿竟有温泉!

香独秀一个瞬移,迅速地踩在了温泉池的边缘,他的速度够快,甚至没有触动这儿的警报系统,仿佛连水雾弥漫的空气也不曾波动。他跟前氤氲着一片水汽,只要伸出胳膊,就能感受到这儿适宜的温度,香独秀想也不想,便要解开衣领,一脚跳下去——他的空间压缩魔法学得第二好,随身的隐形空洞里藏着他最重要的浴袍,其他人的压缩空间里最多只能藏封信藏瓶药,再加一把扫帚,香独秀能把他整个浴室都塞进去,当时的学院教授瞠目结舌,连连拱手:奇葩,真乃奇葩。

而此时眼前的温泉无疑是个极大的诱惑,无雪不足以风雅,无月不足以思怀,无花不足以幽景,无泉不足以韵致,如今四绝皆备,况且这水温正好,令人格外舒畅,远离尘嚣,避去人群,周围还有一股淡淡的,难以言说的香味,让人不免心花怒放。香独秀迫不及待地想触碰一下这舒适的水温,但他的手指还没沾到水面,有个声音忽然响起:“雪非烟今日关闭,这位先生,难道没看到通知吗?”

“原来有人?”香独秀抬起头,一片白雾之中,他什么也看不清,只能依稀瞥见一个人影,朦朦胧胧的。香独秀虽然没有什么窥人隐私的兴趣,但他自觉这水雾并不普通,里头隐隐浮着一股温和的力量,轻柔舒缓,分外细腻。而那股异香也是从跟前这人影身上来的,不像普通的花草香,更为清淡优雅,若隐若现,一时间他竟然无法从自己满肚的墨水中寻出一个像样的词语来形容。见他发愣,对方倒也没有大发雷霆,反而温和地补充了句:“你是误走过来的?是来看无双的演出的吗?”

“我从集境而来。”香独秀坐在石墩边,伸手探了探水温,“这是我第一次来苦境,也是第一次来薄情馆。”

“集境?这么远,因公出差?旅游休假?”

“慕名而来,慕名而来。”香独秀这才想起自己怀中的羽毛,他登时精神一振,语气也变得轻快了些,“听说苦境物产丰富,种族繁多,薄情馆更是风景优美,人气颇旺,所以……”

对方笑了笑:“看来先生对薄情馆印象不错?”

“老朋友介绍的,名不虚传嘛。”香独秀想起疏楼龙宿那一脸恨不得亲自把他送到薄情馆门口的热情模样,不由心生感动,“你也是薄情馆的住客?”

“嗯……我确实住在薄情馆。”他顿了几秒,“我是慕容情。”

“我是香独秀。”他想了想,又顺口补充道,“集境巫师,芜园楼主,请多指教。”

“集境巫师,芜园楼主……”慕容情的声音停了停,随后带上了些诧异的笑意,“难怪觉得香先生走进这儿的时候,连警报结界都没触动,原来你就是当年四境争胜时,集境区的风速冠军啊。”

四境每过十年会举办一次大赛,说是大赛,其实也不过是彼此找个借口互相切磋,在很多年前这大赛可是硬碰硬的,死在其中的巫师数不胜数,但后来苦境出了个大巫师素还真,颇有些手腕,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干脆以和平共处的名义举办了一个大赛,从你死我活的拼杀,蜕变为了彼此友好切磋的舞台。香独秀本来不想参加什么比赛的,他连大赛的全名都记不清,班上更是没人报名,直到教授说,优胜者可以拿到免费的三天两夜温泉游,香独秀这才自告奋勇:我来!

他本就将风魔法修得出神入化,集境根本无人是他的对手,拿到冠军也是毫不讶异的事儿,刷新纪录,那更是在情理之中。随后他轻而易举地赢了灭境强有力的代表阴端佛鬼,好好替历届的集境代表出了口恶气,然而那一届的决赛中,集境拿了几枚奖牌,唯独风速竞赛总决赛输了个惨烈,缘由是香独秀迟到缺席,自动放弃了参赛名额。那事儿当年写满了所有的报纸,铺天盖地的,香独秀自己倒是不在意,一块奖牌而已,那天雅谷幽兰盛开,数年难遇的奇景,哪有一场比赛重要?

“虚名,一切都是虚名,浮云而已,”香独秀条件反射地回答,“咦,想不到苦境人也晓得这个?”

“我是个生意人,接触的人事物比较多,难免也知道点儿趣闻轶事。”慕容情轻咳了声,“香先生特立独行的名声,在集境也是人尽皆知啊。”

“生意人,嗯……”香独秀的身子滑进水池,“冒昧问一下,是哪方面的生意?”

“什么生意都做,只要能得到利益,我都能交易。”慕容情回答,“不过香先生,我们才刚刚见面,说这些似乎不太好。”

他说话的声音有种说不上的性感,香独秀被水汽蒸得浑身放松,听到慕容情开口,心口仿佛被甜香的酒液泡着,自带一股醉人的气息;而那股花香,在此时也愈加显得优雅暧昧,一时间香独秀想起了集境故乡的兰花,他的脑海之中浮现的,皆是些美妙的绚景。美好的事物总是叫人沉迷,让人不禁追逐,而水雾之中的人影,在这会儿像是隔着纱帘盛开的昙花,香独秀不由得前倾身子,眯起眼睛,十分好奇地想要看清他的模样。

他的声音这般好听,身上还带着异香,必定不是什么普通人类。也许是精灵?香独秀思忖着,苦境的精灵也不少,混着精灵血统的巫师大多都会带点儿体香,比如素还真就和莲花甩不脱关系;但若是精灵,似乎也不大对,以声音闻名的种族,大多和海妖有关,但跟前的人不仅没有那股令人动摇的邪气,也没有精灵独有的灵动气息,可香独秀却能明白,他必定不是单纯的人类。他的心思忽的转了转,随后试探性地开口:“原谅我的唐突,请问,你知不知道薄情馆这儿有凤凰的传闻?”

“嗯?”

香独秀只觉得周遭的水温似乎又变了,眼前的水汽变得愈加浓厚,甚至连那模糊的轮廓都瞧不清了。他下意识地张开手,试图将水温降下,但慕容情毫不退缩,香独秀听见耳边传来水流的哗哗声,对方似是站了起来,正打算离开这座温泉。

“香先生怎么会听到这种传闻?”慕容情的语气似笑非笑,“就算是苦境,凤凰也只是传说——如果你想找龙,我倒是可以提供帮助,托关系替你联系一下御天五龙的经纪人。”

“是啊,御天五龙是龙,那么有凤凰也不奇怪,”香独秀伸出手,在他精密设计的压缩空间中凭空取出一根羽毛,“喏,这个,剑子教授给的,凤凰的证据。”

“……”慕容情停顿了几秒,“这上头可没有什么仙禽神兽的气息。”

“凤凰如此珍稀,想要藏匿自身也是情理之中。”香独秀说得头头是道,“就像你的名字一样。”

“那真是有趣。”

慕容情一扬手,登时水花四溅,浇得香独秀措手不及。他的防御结界展开得很快,但尚不足以赶得及慕容情的速度——在水花落下的那一刻,香独秀在夹缝中瞥见了一个身影。老实说,他并没有看清什么,但这刹那的轮廓足够烙印进他的心底,他看到一片羽毛的印记,绚烂美丽,宛如凤凰尾羽,一瞬间的美足够摄住人的心魂,更何况那样的美如同明亮的光,直直地剖进了他的魂灵,仿佛心口也跟着猛然战栗。

香独秀刹那间捏不住手里那根羽毛,它慢慢地、慢慢地飘落在水面上,悄无声息地,人影也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TBC


更新会比较慢,因为要写稿

评论(5)
热度(51)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