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再也不会忘记那个夜晚。不过心情已经平复得差不多了,也来这里好好说一下。

前天晚上突然遇到事故,现在想来,也许是因为太过于突如其来,以至于此时的自己也已经没办法回忆起太多细节,可能这是一种人的自我保护——总之,在前天夜里,同一个小区的爷爷家忽然着起大火,所幸煤气罐没有爆炸,也没有殃及无辜,只是很遗憾,唯一的死者就是自己的亲人。

亲身经历了惊魂一夜,现在也只能想起当时的束手无策和茫然,同时也深深感到了平时极易忽略的小细节会在关键时刻多么致命。消防大队距离小区并不远,却花了二十分钟都无法进入小区,原因是附近的两扇门都被违法停车塞满了,以至于消防车根本无法进入,清除就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爹只身冲进了火场救人,也幸好他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只是被气流灼伤了脸和耳朵,但那时已经回天乏术,他受到的心灵冲击太大,接下来我还得陪他去看看心理医生,现场实在太惨痛了——我自己也目击到了不少,在当夜我无法入眠,只能干巴巴地睁眼睛,直到自己实在疲倦得不行才敢合眼。

好在损失不大,只是痛在心里,更是痛得无奈,一切来得太快,事故之前的三个小时,我爹才和爷爷见过面。也许是人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爹和我说,他那天下班刚到家,拿着晚饭给我爷爷送过去的时候,我爷爷正在看一本圣经。那是我奶奶的遗物,他平时从来不看那本圣经的,他去了那么多次他都没看过,昨天他歪着脑袋,躺在床上,拿着你奶奶那本圣经在看。

于是我爹不打扰他,说,给你买了爱吃的猪肝,放桌上了,你想吃就吃啊。我爷爷说,你不是去外地了吗,我爹说我刚出差回来,爷爷说,哦,那好,你赶紧回去做饭吧。

我爹说,那我走了哦,说着关上了门,我爷爷还在看圣经。

三个小时之后火烧了起来,人几乎不成形,我在医院看着我爹,他靠在墙角,很颓然的模样。我蹲下身给他喂巧克力,我看着他烫出的水泡说,痛吗,他说痛。我不知道他是在说哪里痛,也许哪里都痛,最后他说,被烫了一下都这么痛,他烧成那样……

随后哽咽了。

我记下这些,并非是想要证明什么……我只是想记住这种疼痛。虽然我明白,生活是要朝前走的,但太多东西需要珍惜。天有不测风云,突如其来的事故谁也拦不住,现在的我很冷静,我知道父母有太多的事要处理,现在事故现场仍旧拉着警戒线,警察还在做勘察,遗体还无法带回,只能等着。

之后镇长也来慰问家属,说,真对不住。

也许他在为消防车的事道歉,也许是在为居委物业的事道歉,也许……总之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种感觉太骇人,骇人到想让自己遗忘,甚至一瞬间强烈的希望时间能够倒流……但倒流也没有什么用,已然发生的事谁也无力改变。这种感觉实在太痛了,痛到我将它割裂了,我也很希望大家能防范于未然,若是有机会,观察一下小区的消防通道和路线,平时家中的安全隐患也要注意,规劝家中的长辈,不要忽视细节。

然后生活再度开始,以此为结束和起点,希望迎来好运。

评论(31)
热度(24)

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