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别自关情

  • 殢师,之前原作abo设定《总是尘厌雪》的番外,收录于殊途同归里,R18注意

  • 大家520快乐XD


别自关情


殢无伤在离开渎生暗地的时候,便知晓自己是个乾元,只是还未觉醒。剑族之人多乾元,在慈光也算是少数,但剑族福薄,也不知究竟是血统的缘由,还是鲜少与外族通婚带来的弊病,殢无伤在听无衣师尹提及那些模糊的历史时,也并不觉得怨愤或是悲伤。在一个毫无生气的地方待久了,人也会变得冷漠,无衣师尹合上书的时候朝他瞥了眼,不轻不重地叹了口气:你啊,真是疏情得可以。

他说这话的时候,殢无伤便捉到了空气中极淡的香气。和周遭的竹林不同,那味道虽是相似,却有着根本的变化,就和对方此时的眼神一般难以捉摸。殢无伤那会儿还很年轻,年轻到甚至懒得给无衣好脸色看,在他话语刚落,便兀自起身要离开。无衣喊住他,说,今天的授业还没结束,你要去哪儿?

殢无伤朝他看了眼,捡起剑就走了。无衣师尹拿他没办法,只得叹了口气,说记得早些回来。被人叮咛的滋味说到底有些奇怪,殢无伤的步子顿了顿,但也没有回头,他难得地感到焦虑——说到底,是因为无衣师尹身上这若有似无的气息。

 

十分恼人。少年如此想着。

 

身为剑族唯一的后裔,殢无伤与生俱来便有着超越常人的敏锐度,无论是捕捉风声剑影,还是花香鸟语,在殢无伤听来,都像是放缓了节奏。偶尔他觉得,这种天赋叫他反感,尤其是他总能逮住最微小的变化。他记得无衣师尹刚走进渎生暗地的时候,他就能嗅到这股味儿,和即鹿身上的气息不同,她是清甜的,像初春刚开的花,而无衣师尹这极清浅的气味,反倒进了殢无伤的心。他这淡雅的味道无论怎样掩盖,都只会显得愈加清晰而已。后来殢无伤跟着他离开了那森冷的囚笼,无衣师尹一路走得很慢,语调轻缓地和他讲述一些外界的常识,末了无衣师尹说,你是个乾元,你拥有天赋,所以……

你不是。殢无伤打断了他的话,他准确地捉到了无衣师尹眼中起伏的变化,他说,你是个坤泽,是吗?

无衣师尹转过头去,状似无意地抬起香斗嗅了嗅,随后轻描淡写地岔开了话题。他回答这并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谈论,哪怕他们已经到了流光晚榭的地界,无衣师尹的神色依然没有放松的迹象,只是十分明显的,殢无伤能察觉到他气息流动,短短的一瞬间,无衣师尹搁下香斗,回到案几边,重又倒了些香粉,那味道冲出来的时候,浓郁得叫殢无伤不由得拧眉,无衣师尹随即拿了点书递过去,说你闲来无事便看看吧,你独自一人生活得太久,总是该学会了解的。

殢无伤后来才知道,无衣师尹身为坤泽,却并不是人人皆知,他也并不好奇,理由无非便是为了政局,为了权势。他在那一摞摞的书里读到了不少东西,无论是枯燥的铸剑、调配之法,还是更为乏味的政论,他都一概看了。里头还有几本诗词歌赋,没有署名,殢无伤猜也许是慈光之塔中默默无闻的读书人所写,慈光的读书人太多,词句也太多,诸多诗词累积在一块儿,像砖头似的严丝合缝,将明媚的天光堵得毫无空隙。

末了殢无伤也厌倦了去辨认那些感怀嗟叹的东西,他在书册的最后发现了一本封皮粗糙、空无一字的书,他将书打开,里头皆是些叫人面红耳赤的绘图,旁边详细列了四魌界这三种分化的情形,殢无伤看得面无表情,之后将书一并还给了师尹。无衣师尹拿回书的时候,眉毛微微跳了跳,随即将目光敛得不动声色。殢无伤并没有拆穿他的用意,只是说这些都过于乏味了,实在无趣。

无衣师尹看着他:“那什么有趣?”

他冷冷吐出一字:“剑。”


剩余全文:这里

评论(10)
热度(106)
  1. 久久长安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