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九月的时候遇到类似的事,当时我说,我觉得人贵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灵魂,有些东西无法撼动,即便创作之初难免会有模仿学习的过程,但个中的‘度’无论是作者还是自己都该心知肚明。

我觉得我是个宽容的人,我相信人性中的善,我不喜欢挂,不喜欢逼迫,不喜欢去抓那些让自己不快的东西,我写文是为了快乐,无论是让自己快乐,还是将快乐传给我的读者,倘若你学我,会让你在未来的写文中得到点经验,学习到点儿知识,我也就不介意学不学了,甚至你诚心来找我分享,来求指教,虽然我没什么特别的本事,但我也会很乐意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告诉你,其中能分辨出多少对自己有利的,那就是自己的本事了。

同样的,我选择宽容,是因为我愿意信任那份真诚的悔悟,那比洋洋洒洒的道歉和姿态都要来得重要。人总会有误入歧途的时候,我不愿意去做那个毁掉路途的人,事情可大可小,心中有一杆秤很重要。我仍旧愿意相信这份创作的初心,并且我不愿磨灭一个未来作者的可能性,所以真诚地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事了,坦诚地面对自我,哪怕是水平的不足。


评论(2)
热度(63)

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