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非平行-80(完结)


21万字,正好在七夕节这样的好日子完结了~感谢每个追文的读者,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收到评论XD



80(终章)

 

“喂?嗯,啊,是枫岫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有些吵,我刚刚没有听到电话铃。”君曼睩快步走到了空地处,捂上一边的耳朵。后头的人吵吵嚷嚷的,以冷吹血为首的天都下属正在忙不迭地指挥工作人员搭建宾客的休息区,又是一年初夏,空气之中翻腾着一股奇妙的甜味,就连阳光也变得更为璀璨。君曼睩冲着后头的刀无心摆摆手,又捏着手机说道:“抱歉,要筹备这样的仪式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哎呀,看来我是打扰到正事了。”枫岫主人说道,“那我长话短说吧,明天报纸的头条我也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稿子发到你邮箱了,一会儿记得看看。”

“枫岫先生的稿子我当然放心。”君曼睩回答,“那我得继续去忙了,之后看完后给您答复。”

“去吧,哎,对了,你和无心什么时候准备啊?”枫岫主人打趣似的说道,“订婚到现在也已经半年了吧,怎么不考虑双喜临门呢?”

“等我们毕业也不晚。”君曼睩的耳朵微微发烫,“到时候一定会喊上您的。”

“那我可就等着了。”枫岫主人感叹似的说道,“真是好时节啊好时节,明天我一定会准时出席。”

待君曼睩挂了电话,枫岫主人才长舒一口气,冲着办公桌对面的雅少摇了摇头:“那边吵得很,看来明天现场肯定热闹。”

“毕竟是这样的大新闻,”雅少微微一笑,“不是据说连素市长也要出席吗?”

“是啊,不仅是素市长,包括千叶经理,双身姐弟,就连集境那儿也有人慕名而来。”枫岫主人端起茶杯,“好像是叫香独秀吧……我记得是剑子先生和龙老板的旧友。”

“似乎有所耳闻。”雅少偏头思考了数秒,“香老板也是集境的名人了,听说他还报名参加了下一届的刀龙先生呢。”

“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再过一个月就是又一届的刀龙先生海选了。”枫岫主人眉毛一挑,“看来编辑部又要加加班咯——怎样,作为上一届的冠军,这次你有什么想法吗?”

“这个嘛……”雅少若有所思,“我只能说,这一届一定更热闹,更有期待值吧。”

“哈,也是,”枫岫主人笑了笑,他的笑声难得的轻松,“毕竟西区的事务总算告一段落,断断续续也有快一年了,真是时光荏苒,岁月不饶人啊。”

雅少摇了摇头,他的嘴角浮出一丝又是无奈、又是舒心的笑容,目光也堪称复杂。毕竟这一年以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他们失去了不少,却也得到了更珍贵的东西。数个月前,这起调查了数年的军火案终于结束,在殷末箫法官的审判下,刀无极被捕入狱,梦如嫣和他离了婚,刀无心便和自己的亲生父亲九州一剑知一块儿住。醉饮黄龙也宣布在今年退下局长之位,转而接手处理天下封刀的未尽事务。刺血兰的症状虽没有好转,但至少生活已经无碍,她在留声阁打工,自力更生也不成问题,六铢衣院长对此表示很是欣慰,随后便给自己放了个假,去灭境找老朋友凤凰鸣喝茶下棋去了。九天之顶名义上的负责人成了玉倾欢,啸日猋干脆直接搬了过去,好好地陪同自己的女友,一陪就是大半年。

“是啊,一年了。”雅少低声道,“现在想来,真是匪夷所思的经历。”

“没有多少人能接受这个事实,你不容易,醉饮黄龙也不容易。”枫岫主人长叹一口气,“这也是给所有人最好的交代。”

“我知道,毕竟被卷入这件事的人实在太多了。”雅少的双手叠在一起,“从义姐绝情书的意外事故开始,我不曾料到,会一路追查至此……”

枫岫主人凝视着他:“但你并不后悔。”

“的确。”雅少回答,“我并不后悔,我想所有人都不后悔。”他站起身来,“不过从此刻开始,西区的势力又要洗牌……佛业双身和千叶传奇会是新的活跃分子。”

“可不止如此。”枫岫主人拖长了语尾,“倘若只是这么简单,我也不会头疼这么久了,虽说天下封刀一倒,佛狱就失去了合作伙伴,但是谁知道会不会还有下一个天下封刀?四魌界的形势并不好,矛盾一触即发——争斗也只是迟早的事罢了。”

雅少转过身看着他,坐在椅上的枫岫主人只是将茶杯推远了些,后头的光很亮,几乎要把整个办公室都拉入明媚的蓝天下。这种景致让他回忆起了自己许久未回的故乡诗意天城,那儿气候很好,天空甚至比苦境还要蓝。

“也许是吧。”雅少说道,“总而言之,我把之前所有的资料都交给你了,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们明天见?”

“是啊,明天见。”枫岫主人将身子朝后靠,舒坦地转了转椅子,同时眯起眼睛看着外头的蓝天,“看来明天也是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咯。”

 

 

黄泉几乎是被按在化妆台前的——老实说,他真的很不喜欢被人当成一个衣架子来折腾,但他毫无办法,他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虽然他身边认识的女人不多,但一个个地都足够凶残,就连君曼睩在这时候都表露出了让他惊异的一面:她方才严肃表示黄泉必须在胸前戴上鲜花,并逼迫他换掉领带,因为原本的那根颜色实在太突兀了。

“喂喂,你们为什么都围在我这里?”黄泉抗议道,“去老头那儿啊,房间就这么点大,想憋死人吗?!”

“这不是罗总那正在谈话嘛,他那些下属挨个进去,都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玉秋风俯下身来,“别动,眉毛要画歪了。”

黄泉深切觉得自己真的像一块画板,谁都要到上头来涂一笔,除了玉秋风和君曼睩,连爱染嫇娘也一块儿来了。他未来的弟媳妇端着一盘眼影,不断地和君曼睩小声交谈,还时不时地伸手比划,随后她走上前来,用柔软的刷子扫着黄泉的眼角:“二哥的眼线不该画得太拉长了。”

现在,他真的觉得后悔万分。虽说几年前素还真就大手一挥修改了婚姻法,但真正声势浩大办婚礼的同性情侣并没有多少。黄泉和罗喉其实都不是讲究形式的人,归根结底,口口声声说着‘武君成婚不能太小家子气’的人是枫岫,让他俩办婚礼的人是素还真,真是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黄泉本不想答应,他和罗喉去领证也领得特别随意——在两个月前的一个早晨,他一如往常那般懒洋洋地起床,罗喉背对着他穿衣服,黄泉穿好了外套,抚平了乱翘的头发,接着他拉开窗户,看了一眼外头池子里的锦鲤,随口道:那两条鱼已经黏在一块儿好几天了啊,是不是成一对了?

罗喉说也许吧,黄泉便挪过步子坐在他身边说,那你说我们这算什么?

半小时后黄泉就开着自己那辆摩托车在民政局跟前停下了,片刻后他们从里头走出来,阳光都显得特别刺眼。黄泉看了他一眼,伸手戴上自己酷炫的墨镜,说,好了,我们去兜风吧——上了我的车可就别想跑。

原本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小事,偏偏他们进民政局的时候被偶然经过的玉秋风撞个正着,玉秋风告诉了御不凡,御不凡惊诧地跑去问雅少和漠刀绝尘,雅少再转头求证,便传到了枫岫主人耳朵里,枫岫主人更是果决,一个电话道喜,另一头则把这个喜讯发遍了苦境群组,等到过了一天,素还真一个电话打到天都办公室:罗总和黄总,恭喜恭喜,什么时候能喝上一杯喜酒?

黄泉盯着电话,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一旁的罗喉倒是淡定地喝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他把那只私人别墅里养的橘猫也带到了办公室养着,反正他已经退休,没事就打打室内高尔夫逗逗猫,日子过得好不惬意。素还真在那头又寒暄了一会儿,随后拐弯抹角地说,天都双雄这么大的喜事,也该办办吧?

黄泉终于忍不住拿着听筒,和后头的罗喉对望了一眼。罗喉正抓着那橘猫的肉垫,一双眼睛若无其事地扫了过来。

办?黄泉无声地问。

办吧。罗喉用眼神回答。

 

“学长,好了吗?”外头的声音是刀无心,“时间差不多了。”

黄泉也懒得再管姑娘们的涂涂抹抹了,赶忙应了声好。虽说参加婚礼的人很多,但仪式本身相当简单,在证婚人枫岫主人的见证下交换个戒指,宣个誓,就算圆满结束了,至于其他记者的长枪短炮,都被狂屠他们拦在了庄园外头。黄泉跨出门,他一眼就看到外头坐着的苍月银血和幽溟,爱染嫇娘也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到位置上去等着,她朝黄泉看了一眼,笑着说今天的二哥尤为英俊。

“是么,”黄泉捻了捻自己额前顽强的头发,“我还以为走出门会把人吓死。”

“怎么会。”她说,最后替黄泉把胸花附近的麦克风调整好,“喜悦的男人是最英俊的。”

她说着将目光移向后方,罗喉也总算走出了门,一旁的冷吹血看起来神色复杂,说是男儿有泪不轻弹,黄泉横看竖看都觉得他眼眶都是红的,但他无暇注意那么多,目光全被罗喉引去了。嫇娘说喜悦的男人最为英俊,此话可能不假,毕竟他一直觉得罗喉很帅,可这会儿他也真的是帅飞了。他一时间不晓得该说什么,就只是看着罗喉而已,仿佛这一刻的时间都陷入了静止。

“走吧。”过了片刻,黄泉开口道,他掩饰般地整了整自己的领带,“赶紧把事儿弄完吧。”

他和罗喉一同走了出去,他们的步子又轻又沉,沉的是过去,轻的是未来。外头的确阳光正好,没有一丝云霞,黄泉瞥了眼罗喉,他觉得这会儿罗喉眼中的神色,也的确是含着炽热光芒了。也许他自己也是——黄泉能够明白自己此时心中的涌动,这种情绪格外强烈。

是同一种人的话,走一辈子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他想这一切的确来得莫名,却又如此合情合理。一个机缘,一个巧合,一段他自己都不敢设想的奇妙经历,把他俩推到了这个被鲜花簇拥的高台上。枫岫主人站在那儿,他笑着看了他们一眼,无声地用口型说祝福,黄泉干咳了声,目光掠过台下。苍月银血和幽溟不知何时双手都搭在了一起,爱染嫇娘则无奈地拍了拍幽溟的肩膀,而君曼睩靠在刀无心身上,满脸都是欣慰的笑;后头的千叶传奇正低声和爱祸女戎说着什么,冷吹血和问天敌坐在一张长椅上,神色颇为复杂,雅少、漠刀绝尘和啸日猋则冲他们挥了挥手。当然,求影十锋和鸦魂也来了,同时也少不了御不凡和公孙夺锋——熟悉的陌生的人都在他们的视野里。

“那么——”枫岫主人开口道,“请交换戒指。”

这的确是一个值得见证的时刻。黄泉深呼吸,他抬眼看着对面的罗喉,仿佛周遭的空气都静止了。罗喉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是一个可靠的长辈,一个鲜活的灵魂,一个钦佩的英雄,但他也只是罗喉,仅仅是罗喉。他是火狐夜麟,自然也是黄泉,只是在很多时候,名字这个代号毫无意义——有意义的终究只是彼此吸引的内核而已。

黄泉拿起戒指,他托住了罗喉的手腕,四周安静得只剩下温柔的风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那最为关键的一刻,黄泉低下头,神情极为专注。

 

但半晌后,黄泉不耐烦的声音顺着胸前的麦克风响彻全场。

 

“妈的,为什么这戒指戴不进去!”

“……黄泉,不要骂脏话,你拿错戒指了。”

 

 

FIN


后记说点小废话

我很久不写长篇了,这篇足足有21万字,从4月开始动笔到现在,也是很艰难了。期间经历了不少,但还是坚持下来了,尽管初衷真的是想写个傻白甜谈恋爱……跑偏到这种地步【】我也没办法【捂胃

我希望我的每个读者能够看看他们!!他们真的超好!!21万也写不出这个好(流泪)

对于我来说除了殢师,最喜欢的霹雳CP就是黄罗,言语无法形容他们,只好拼命写文来阐述。不过感觉写再多也不够……他们真的是塑造得非常棒的人物。这篇会出本,预计在九月,其他的感想会放进后记里XD

再次感谢每一位追过的读者,谢谢你们XD

评论 ( 18 )
热度 ( 1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