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

界限

说好的不写茂灵了结果食言了,第一人称注意


界限


分离并不是一个悲伤的命题,在这种时候我更加坚定自己的观点。我的生活自这间房屋开始,又从这里结束。一切。在那一年后,我无数次地拜访这里,空落落的房间,安静的午后,一切。有时候我会打扫这里,重新将这儿擦拭得干干净净,早晨给盆栽浇水,傍晚再过来站上那么一会儿,直到我长到他的身高时我才发现,站在这扇窗前能看到的东西太多。以前我太矮,我只能瞧见对面的楼房,和一块又一块的砖,昏黄的夕阳落在玻璃窗上,跳跃着像一条条金鱼,没有界限。

现在我才发现这儿是能够看到后头的天空的。那里出奇的宽...

PUNCH!

  • 辉将,辉将以及OOC注意,避雷注意。以上OK再点。


BGM:这里


PUNCH!


有意思的是,铃木将不只是第一次在这儿遇见花泽辉气了。上一回他身边还搭着个短卷发的姑娘,身材不错,牛仔短裤下两条笔直匀称的腿,白花花的,时不时地就出现在铃木将的视野里。当然铃木将并没有偷窥别人家女朋友的爱好,这只能怪花泽辉气太扎眼了。他的那头金发总是不偏不倚地在聚光灯下,而铃木将只要抬起眼,正正好好,总是能看到花泽辉气那张帅气迷人的脸。这也怪不得铃木将,因为他恰巧是这间酒吧的驻唱,三天两头朝这里跑,一来二去他便发现...

愛の

  • 春节快乐XD

  • 以及给可爱的镜里里,你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


愛の

 


——抱歉,先生——呼,真是对不起……他喝多了,所以睡得很沉。能麻烦您开得慢一些吗?我怕会吵醒他。地址是灵幻相谈所……不要紧,我认得路,一会儿我会和您说的。

——啊,他不是我的上司,也不是我的亲属。喝成这样的确是很狼狈,但也没有办法,因为他实在不擅长喝酒。今天也是因为有了好事儿,他才多喝了点,别看他这样,新隆偶尔也会露出很孩子气的一面。

——你说我们的关系?他是我的恋人。我们今天已经是交往八周年的纪念日了。……谢谢您,这的确是很不容易。不过因为一...

【辉律】光明回答光明(R18)

  • 今天是 @镜里 的公历生日,错过农历就补一个吧!生日快乐呀:3


光明回答光明


某道伤疤在他的视野中延展——如一支钢笔勾勒出的纤细线条一般,顺着脊柱的曲线没入那件松垮的浴袍里。影山律不止第一次看到那道淡淡的伤疤了,这于他而言就如一本教科书,起伏与形状都滚瓜烂熟地刻在心里。然而花泽辉气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份异样,他照样吹着自己柔软的金发,吹风机带来一股热风,透着淡淡的果香,有些甜腻的同时,带着些许的清冽感。

这道伤疤让影山律很是在意。他第一次看到这条疤痕的时候,是在前年的那个夏天。那一天回...

【茂灵】真话巧克力

  • 说不多说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社畜党加薪,学生党考高分,耶


真话巧克力


 


影山茂夫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似乎已经有些太晚。他并不晓得为什么是超能力者的自己,竟然也会不知不觉的中了招。他舔了舔口中还未散去的、浓郁的巧克力的味道,又看了看那张被撕开的包装纸,直到他将其咽下,他才意识到有那么点儿微妙:这巧克力的成分仿佛有那么点问题,但偏偏毫无恶意,因此影山茂夫也大意起来,就着牛奶吃得一干二净。

那行说明书也小小的,印在包装纸的后头:吃了巧克力的人,在一天内都无法说谎。但除此之外,便和其他巧克力没有什么区别了。影山茂夫呆坐着,...

【辉律】局外人

O·U·T·S·I·D·E·R

  • 略R18擦边注意


他是在下午接到那个电话的,那会儿影山律正在忙活这一季度最新的数据报表,花花绿绿的折线映满了整个屏幕,那一头钻进来的声音背后充斥着广播、交谈与叫喊,随后是属于花泽辉气的声音,低沉熟悉:“好久不见啊,弟弟君。”

影山律沉默不语,他低垂着眼睛,手指摩挲着鼠标的滚轮,跟前忙碌的同事穿梭而过,卷起一阵阵匆匆的脚步声。他过了片刻,才低声开口道:“我很忙。”

“我在洛杉矶。”花泽辉气说道,“一个小时后的飞机,这儿真是无聊透了——你知道吗?”...

【辉律】焚烧

焚烧


影山律费力地睁开眼,跟前的人影挤进他的视线,他的轮廓泛着一层薄红色,令那金发的发尾也蒙上了一层血色的光亮。他喘着气,自胸腔开始蔓延的疼痛挠得他几欲作呕,人影蓦地变得混乱起来——接着是无穷无尽的白。待他猛烈咳嗽后,影山律才勉强恢复了些神智,他却看到周身满是扯断的紫色光芒,一丝一丝,犹如被风鼓动的飘带。

他的超能力忽然失去了控制——还偏偏是在放学路上。这很糟糕,影山律差点儿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撕碎身体,他几乎立刻屈膝撞在墙角,额头满是冷汗,而眼前的事物也骤然扭曲,犹如一桶倒翻在水面上的颜料一般,色泽斑斓,又好似一块失控的电子屏,令他一时间难以呼吸。没有人察觉...

【辉律】罗曼蒂克

罗曼蒂克


有些浪漫的故事通常会有这么一个开头:一条小巷,淅沥小雨,一把撑起的伞,路灯微弱。然而故事的主角是影山律,这场放学时分的雨突如其来,他背着书包站在那儿,昏暗的街区中闪烁起一团金黄色的光亮。

他的目光被那团光亮点着了,随后影山律捕捉到了那个身影——花泽辉气。对方没有打伞,浑身蒙着一层超能力的薄光,雨水并没有将他打湿。不过这副模样倒是有那么点儿狼狈,因为花泽辉气的脸上罕见地有着几道淡淡的擦伤,不仔细看的话恐怕根本不会注意,但律仍旧条件反射地环顾四周,直到花泽的声音响了起来:“放心吧,早就走了。”

影山律的动作顿时一停,他将伞抬高了些,那一头的金发少年冲他耸耸肩,尔...

【茂灵】电话

  •  我便是不知道哪里触犯了神经被吞了o<<<

  • 仍旧是一口糖


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灵幻相谈所,哦……mob啊,怎么了吗?现在这个时间点,你旁边好吵?

——是的,我刚从大学回来,现在在车站。

——什么?你在车站?你不是要等到假期才回来吗?现在距离放假还有半个月吧!

——之前师父不是向我打了求助电话吗?说是有很麻烦的委托需要解决……之类的。

——呃,就算如此,你也太快了点儿!委托的事可以延后,我等芹泽回来解决就好,也不是什么很麻烦的东西,我可是灵幻新隆大师,区区委托算得了什么!

——那...

【岛崎辉】双重黑夜

黄昏,当踏上黑暗的路途,  
我们黯然的形象在前方若隐若现。


双重黑夜


花泽辉气猛然发觉自己失明了。

他坐起,又躺下,两只手抓空般地摸索着,手掌擦过床单,接着狼狈地磕在坚实的床头柜上,木头冷硬的触感令他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随后他又摸向自己的脸,嘴唇,鼻梁,脸颊,眼睑,花泽怔怔地坐在那儿,一个极为细小的声音在他耳边扩大,那步伐愈加逼近,不疾不徐,随后便停留在他的身边。

对方开口便是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果然。”

果然什么?花泽辉气皱起眉头,岛崎仿佛并不惊讶于他的状况——即便花泽辉气...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