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

∠(`ω´*)

悄悄占tag,打扰抱歉,cp23 day1会发个无料,是绮意,数量很少印着玩儿的,在这条lof下评论的人可以凭借id领取,需要证明自己是绮意不拆,其他不限📣('ᴗ' )و

如果赶不上到时候就不包邮寄送啦~希望能赶上(flag)

行云何处

  • 绮罗生X意琦行,之前 @风蓝幻海 的点文><

  • 一个简短的小故事~希望能喜欢XD


行云何处


叫唤渊薮并不是个讨人喜欢的地方,对于年少的绮罗生而言,更是如此。因此到了年岁,意琦行一松口,一留衣逮到机会就拉着他下山,一来二去,在周遭的村镇内,也渐渐有了个传闻,说是有个白衣刀客,俊美迷人,刀法一流,身上还时常缭绕着一股牡丹香,只是常常来无影去无踪,至今无人晓得他的来历。有人说他是千年狐仙化身,有人说他是异族侠士,林林总总的传闻飘到意琦行的耳边,都被精简成一句评价——那便是绮罗生十分优秀,叫他满心得意。只是这份得意,也仅仅藏在他的心底,虽说对面的...

咫尺之遥

  • 绮罗生X意琦行,现代ABO

  • 只是一个车,没有什么太多的剧情逻辑请注意


绮罗生捻了捻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他望着跟前明晃晃的白色瓷砖,潮湿的水汽正慢慢凝聚,仿佛能倒映出他的脸。他关掉了淋浴,将一旁叠好的毛毯披在身上,随后走出了浴室。意琦行正在沙发上撑着脑袋看报纸,一旁的电视机开着,里头的新闻从财经一路播到了娱乐八卦,而他全神贯注,手指一下一下地揉着太阳穴。听到绮罗生的步子时,意琦行抬起头来,他的眼神晃了晃,似乎在寻找焦距:“……你洗好了?”

“看你这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了。”绮罗生笑着说道,“不过在周末,不该好好放松一下吗?”

意琦行叹了口气,他自然对这样的言下之意...

春风待酒至

  • 绮意,原作背景下的一个小片段


春风待酒至


缘头是绮罗生的生辰将至,意琦行一如往常那般允诺他的愿望,但这回绮罗生只是请他下山。下山也并非第一次,先前他们游历江湖的时候,大多择了远离中原的地方,他不想让滚滚红尘沾染了兴致,生辰是该好好过的,况且自绮罗生上山来,他每年的生辰都与意琦行一块儿饮酒,算是某种约定俗成的规矩。一留衣说意琦行这偏心的毛病是愈加严重了,上一回他来渊薮的时候,绮罗生还规规矩矩地独住在弟子的后院里,这一回他迈进房门,只看到绮罗生正在镜子前给大剑宿绑头发。绮罗生说什么,意琦行就应什么,一次次地改变着...

锡心

  • 绮罗生X意琦行,架空哨向设定,绮罗生=向导,意琦行=哨兵

  • 有擦边注意


锡心


在这片阴暗的塔中,绮罗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意琦行从见到他第一眼时便如此觉得,这儿昏暗无光,森冷且毫无生气,绮罗生倒是像一缕从窗缝中挤进来的太阳,不偏不倚就在他的桌角,留下个温和的光斑。这似乎成了一幅温和的画像,成功地让此时略感焦虑的意琦行感到了放松——他喘了口气,任由绮罗生小心翼翼地将绷带剥下来。

意琦行的后背很疼,整个房间里都飘着股血腥味,受伤本身倒是已经习惯的事儿,更何况是意琦行。意琦行出身足够好,好到令人钦羡,然而很多年前他就摆脱了家族的扶持,也同样摒弃了绝代天骄这个骄傲的称号,只身一...

  • 绮罗生&意琦行,大量原作私设脑补,约莫是白小九的一点小片段(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CP倾向)

  • 写的比较随意我流,bug请适当忽略一下



绮罗生刚上山的时候,个子还纤瘦,一头白发有些凌乱,裹在裘衣里头的模样,像一只绒毛狐狸。那会儿的小少年远不如现在这般胡作非为,跟着一留衣上来的时候,也只是躲在身后,只露出一双紫色的眼睛,细细地看着那一头的意琦行。意琦行的目光与他虽是短暂相接,却足够让孩子心神一凛,一留衣的身子一绷,只觉得那只手又将他攥得紧了些,无奈之下,只好领着他朝房间里走。

一留衣事后蹬蹬地跑去找意琦行:大剑宿,...

投晓

  • 绮罗生X意琦行,原作背景的一个车(?),OOC注意


投晓


意琦行睡着的模样大多是很静的,除非是喝多了酒,才会难免变得絮絮叨叨,随后便蜷缩起身子,也不顾自己那繁复的发髻是否会被弄乱,直接就着床倒下就睡。绮罗生素来对这种模样的大剑宿感到无可奈何,可他又乐意欣赏这时候的意琦行,那张冷硬的脸不再紧绷绷的,眉宇舒展,呼吸平稳,一派安详的模样。

要说服大剑宿离开叫唤渊薮,实在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他们在附近的村镇好好游历了番,入夜后,绮罗生便兴致高昂地想要喝酒,这村镇盛产的名酒不如雪脯那般甘冽,却别有另一种风情,意琦行本就不胜酒力,喝了半坛不到,便昏沉地要睡去。绮罗生无奈地将他扶回了...

日日夜夜

  • 绮意,一个现代au


日日夜夜


 


意琦行发觉自己当真是上了年纪,闲暇无事的时候,竟会坐在书桌跟前,翻起跟前那本厚实的相册,打开的第一页就是绮罗生那张白乎乎的脸,和一只雪团子似的,旁边的年份是用钢笔写的,一板一眼,一看就是意琦行的手笔。他再朝后翻,便是刚刚中学毕业的绮罗生,打刚入大学的绮罗生,然后是被星探挖掘的绮罗生——而如今的绮罗生,惹眼的海报也早就贴满了闹市区,张扬得让人难以移开视线,意琦行瞥过一眼桌上的杂志,封面也依然是绮罗生,一身白色的西装,偏用暗红色的围巾点缀,整张脸却在这份光彩下更显明晰,旁边写着些夸张的标题,...

故事

  • 绮意,写给汽水的生贺,总之先祝生日快乐惹


故事


故事不长,但总像是永远也听不完。意琦行是个不错的听众,而他的故事,一大半都交给了绮罗生。那团影子也总是会在一派温暖的光下静坐着,雪白雪白,映着他的眼,显得格外鲜明。

绮罗生的出现也确实那般与众不同,意琦行眼中的风景瑰丽壮阔,但只有绮罗生的影子能生生地将他视野中的景致剥离出去。他白,白得够彻底,白得够明亮,如一笔浓重的雪,但偏偏这么一个人,性子却不是那般高高在上,举手投足间总带着股温润的味道,可眉宇之间又时不时地飞上狡黠二字,反倒像冬日里非要钻进衣领的那枚雪片,意琦行的百般克制,在绮罗生跟前也全部变了味,他生气也好,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