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

孤灯落碎花

  • 燕羽,半架空,设定杂七杂八,随便看看即可


孤灯落碎花


羽人非獍寻燕归人花了半年。半年前,他从落下孤灯离开,只身一人涉足江湖,跌跌撞撞,也是吃了不少苦头。羽人非獍武功高强,放眼整个武林,没有几个人能将刀使得如他一般行云流水,可他在落下孤灯待了太久,这一久,就仿佛将那江湖的波涛关在了门外,红尘似是无法沾染,只能悻悻地在外头呼啸。

羽人非獍这回醒过来的时候,他仍旧感到昏沉,四肢像是被狠狠锤过,又像是被揉碎了,再被胡乱地拼在一块儿,一时间连力气都使不上来。他记不清自己昏迷之前是怎样的情形,只晓得外头...

红素

  • 燕归人X羽人非獍;半架空的ABO设定;R-18注意,很多细节就不要较真了反正就是个车,注意避雷


红素


雨落下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的水汽也仿佛催发了某种意犹未尽的香气,燕归人靠在竹亭边张望,雨水溅得衣摆都湿透。他侧头看了眼倚在柱子边的羽人非獍,对方微合着眼睛,似乎还没有清醒的迹象。春末的日子乍暖还寒,燕归人身强体健,自是无感,更何况他还是个健朗的乾元。这么多年来,燕归人在武林行走,形形色色的人也见了不少,坤泽却是极为罕见,而偏偏与他一同刀戟戡魔的羽人非獍,便是少见的坤泽。燕归人感慨于自己的迟钝,身为乾元,他本应对坤泽的气息反应敏锐...

不见春归路

  • 羽人非獍&慕少艾,友情向无差,原作背景注意


不见春归路


落下孤灯的雪似乎永远没有下完的那一天,慕少艾已算是常客,却仍旧忍不住抱怨这儿太冷,冷得让他这把老骨头都像用钉子敲在了一块儿,光是抖抖腿脚就足够让他哀声载道。他这回来拜访的时候特地拎了一坛酒,还折了一株桃花。这种时节,桃花自然是不会开的,不过慕少艾还是在对方目光的注视下将花枝插进土里,像是完成重任似的拍去掌心的灰,末了还在周遭严密的雪地上浇了点儿酒。

羽人非獍倒是已经很习惯慕少艾这种没由来的行径,他从不说,但心思却清明得很,也就任由对方去折腾,只是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