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补档都在AO3,AO3地址看置顶

推文=3=

说起英米……我心目中最爱的文就是RobinRocks女神的united,多年过去了我觉得也只有这一篇文称得上是我心中的神作级别同人

现在贴吧之前的贴都无法恢复,连这个神文也没了踪迹,幸好自己有过存档,不管怎么说都很想推荐一下我心中的绝对神文,中译版本也非常好!

因为当时发帖人是代发(N年前我问过能不能转载,但对方说已经联系不到译者只好作罢),因此也没办法要到授权,原翻译地址也因为贴吧封锁帖子所以贴不过来,想看的人直接私信我,我发邮箱=3=

原作地址:这里

悄咪咪占个tag~

Rising sun

  • 英米,过两天又是阿尔的生日了,每年照例,今年的……写了以往没写过的国拟吧:3


This means war,With your creator.


Rising Sun(in 1774)


皮鞋的踩踏声在此时显得有些刺耳,带着湿泞焦躁的气息从走廊那处传来。美国依然坐直着身子,尽管他因为失血而有点儿头晕,但在这张冷硬的椅子上,他不得不保持清醒。现在是黎明之前,天色极黑,油灯随着漏进的风微微摇晃,拖出斜长的影子。

那脚步声更像是酷刑开始前敲响的钟声,美国将双手搭在一起,在他深深呼吸后,声音终于在门口停了下来。叩进门的人浑身是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地...

简单来宣传一下新刊!今晚9点开始预售,到下个月19号截止。最近严打,本子能不能准时印出来也得看到时候的安排,tb是不能走了(请谅解)

红心蓝手感谢!拖了好久了(

微店地址:这里 (or见P3扫码)

zfb和微信也可以直接买,买之前私信我要QQ方便联系

有未公开内容,不含R18,安全起见OTZ


*旧本没有库存了,一本都没了(

*特典是我准备的奇怪小礼物【喂】仅限前五~


附带伤害

  • 英米,架空,玫瑰系列,一个来自……9年前的黑历史(抱头)

  • 文笔和现在差得非常多,知道玫瑰系列的人还有多少呢XD正好翻到,发现是9年前的今天写的,冥冥之中觉得是一种缘分吧~

  • 附带cp是普洪&隐藏洪列


如果没问题的话就朝下↓


附带伤害|英米


#注,以下出现的所有歌名都来自于Muse。


*

You and me are the same
We don't know or care who's to blame
But we know that whoever holds the reigns
Nothing...

还乡

  • 英米,国拟注意,情人节快乐!写了一个自己从去年开始就想写的小故事


星星们在墙后,跳跃着一颗渴望出来的心。


还乡


黑暗如此之近,美利坚贴近船舱,他在下沉。

这种说法似乎不那么准确,毕竟宇宙之中状况恒定,周遭的星球虽是千奇百怪,但他已经看得太多太多。美利坚对舰长说‘这就像上帝打翻了颜料盘’——对方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蔼地说,在上帝眼里,这就和地上的花花草草没什么区别。

“说句实话,”美利坚咕哝着,“我觉得上帝真的很有耐心,他能对这么一个星球精雕细琢,想必他是个出色的微雕艺术家。”

“您的说法很有趣。”舰长咧咧嘴,他摸出皮质...

希望

“什么是消失?新大陆问,他挨着英国的肩膀坐着,一双眼睛眨了眨。

也许是末日来临。英国说,等到海洋干涸,等到这颗星球变得无光,不过在那之前我们一定已经死了,这种情形,也许只有世界上最后一株草,一朵花才能看到。

什么是希望?

英国温和地说道,那就是世界上最后一株草,一朵花了。

新大陆茫然地点了点头:那为什么我们不会是那最后的一株草,一朵花呢?

英国顿了顿,他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尔后低下头,靠了靠他的脑袋。

那么,我亲爱的新大陆,你会成为希望吗?”


之前有人ask提问,说【想看看英子米的情形】——这个大概就是我的回答。我想这就是见到希望和未来,以及想要掌握在手中的欲望——这些复杂情绪...

始作俑者

  • 英米,国拟注意,新年第一篇,新年快乐!【?

BGM:Original Prankster <一定要听!


Original Prankster


偶尔英国也会喜欢混进人群,在角落若无其事地窝着,看看台上抱着把吉他放闪的美利坚。这并不是他的习惯——或者说,英国并不喜欢美式风情的酒吧,这儿不会有看足球的电视屏,也不会有合他胃口的威士忌——尽管就事实而言,美利坚曾严肃警告,他不得在美国领土上沾上一丁点酒精。这份协约是用录音的形式保存的,美国的手机里藏着一份,英国的手机里也有,碍于某些原则,英国只好选择在这热闹的酒吧里喝冰水,并对身旁...

Firelight

  • 英米,国拟注意


Firelight


美国极为艰难地眨了眨眼睛,头顶的白色泛着微弱的荧光,不断扩大,最终连接成片。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四肢似是在缓缓恢复知觉,一种奇异的触感正从指尖向上攀沿,尔后在胸口戛然而止。美利坚深呼吸,这间病房尤为安静,只有床头柜上的手表发出极为低微的滴答声,他扭头看着那扇门,有影子在那头停下脚步,随即跨了进来。

“午安,美国。”英国手里还拿着一卷报纸,另一条胳膊上挂着一把伞,外头一直在下雨,但隔音措施不错,美国听不见那些噪音。他抬起一只手挥了挥,像是回应英国的寒暄,直到英国走到他身侧,低下头看着他...

沉默原野

  • 英米,国拟注意


原野没有尽头,在入夜后,无穷尽的山路也变得更为乏味,铆钉似的星嵌在深黑色的天空上,随即又隐没在厚实云堆中,层叠树林如曲折的血管,没入山峦的皮肤里。美利坚打过方向盘,已经是夜间十点,山路上没有其他车影,黑漆漆的,叫他开得有些烦躁。身旁的英国缩着肩膀,毛毯从手肘处滑下去,只露出半截手臂。他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美利坚不得而知,但好在他将车拐上山间那座小别墅的时候,颠簸让英国抬起头来——他眨了眨眼睛,哑着嗓子开口:“是不是该到了?”

“你和梦中精灵的约会也结束了?”美国踩着油门,“看你的样子,刚刚一定梦见了一个辣妹。”

“很遗憾,什么都没有。”英国揉着...

Jigsaw puzzle

  • 英米,国拟注意;旧文补档


“从前的雪在哪里?

亲爱的,不管去了哪儿,他们下个冬季会回来的,真的。”*

 

 

Jigsaw Puzzle


美国并不惊讶看到英国。

这是他所经历过的第23x个生日——每个生日他都无一例外地在宴会的角落、或是自家的门口看到不列颠。而不列颠永远都是那副模样,深灰色的风衣搭在手腕上,白衬衫扣得一丝不苟,尽管他的额头上不断冒着汗,金色的头发粘在额顶,而他的胸膛因为急促的喘气而大幅度地起伏,好像在竭力忍耐着美利坚过分灼热的气温。自然美国也不止一次对他加以善...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