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

Firelight

  • 英米,国拟注意


Firelight


美国极为艰难地眨了眨眼睛,头顶的白色泛着微弱的荧光,不断扩大,最终连接成片。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四肢似是在缓缓恢复知觉,一种奇异的触感正从指尖向上攀沿,尔后在胸口戛然而止。美利坚深呼吸,这间病房尤为安静,只有床头柜上的手表发出极为低微的滴答声,他扭头看着那扇门,有影子在那头停下脚步,随即跨了进来。

“午安,美国。”英国手里还拿着一卷报纸,另一条胳膊上挂着一把伞,外头一直在下雨,但隔音措施不错,美国听不见那些噪音。他抬起一只手挥了挥,像是回应英国的寒暄,直到英国走到他身侧,低下头看着他...

沉默原野

  • 英米,国拟注意


原野没有尽头,在入夜后,无穷尽的山路也变得更为乏味,铆钉似的星嵌在深黑色的天空上,随即又隐没在厚实云堆中,层叠树林如曲折的血管,没入山峦的皮肤里。美利坚打过方向盘,已经是夜间十点,山路上没有其他车影,黑漆漆的,叫他开得有些烦躁。身旁的英国缩着肩膀,毛毯从手肘处滑下去,只露出半截手臂。他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美利坚不得而知,但好在他将车拐上山间那座小别墅的时候,颠簸让英国抬起头来——他眨了眨眼睛,哑着嗓子开口:“是不是该到了?”

“你和梦中精灵的约会也结束了?”美国踩着油门,“看你的样子,刚刚一定梦见了一个辣妹。”

“很遗憾,什么都没有。”英国揉着...

Jigsaw puzzle

  • 英米,国拟注意;旧文补档


“从前的雪在哪里?

亲爱的,不管去了哪儿,他们下个冬季会回来的,真的。”*

 

 

Jigsaw Puzzle


美国并不惊讶看到英国。

这是他所经历过的第23x个生日——每个生日他都无一例外地在宴会的角落、或是自家的门口看到不列颠。而不列颠永远都是那副模样,深灰色的风衣搭在手腕上,白衬衫扣得一丝不苟,尽管他的额头上不断冒着汗,金色的头发粘在额顶,而他的胸膛因为急促的喘气而大幅度地起伏,好像在竭力忍耐着美利坚过分灼热的气温。自然美国也不止一次对他加以善...

千日荣光

  • 英米;国拟注意,旧文补档


千日荣光


发动机在轰鸣。


这已经是他连续六天从这样嘈杂的轰鸣声中苏醒,他的身体沉得像铁块,螺丝随着他起身的动作咔咔作响。只是美国仍旧有些不习惯睁开眼时看到的是一片漆黑——那是静谧的、毫无起伏的宇宙,就像一卷漫长无聊的书画,有人不慎打翻了墨水,只留下几个星星点点的空位来。他在其中一个空位上头,美国——或者说阿尔弗雷德伸手掰动一旁的闸门开关,流通的空气瞬间灌了进来,他挣脱了身上固定用的绑带,身旁的镜子映出了他的脸,一张仍旧年轻却又显得十分疲倦的脸。

“早上好,琼斯先生。”有人抱着一大盒纸箱从外头...

圣徒

  • 英米;国拟注意,旧文补档,第一人称注意


圣徒


我马上要被处死了。


我亲爱的阿尔弗雷德,我已经在那被押往刑场的破车里头了。这里的味道不太好闻,车也摇摇晃晃的,害我总握不住钢笔。我本不想给你写上这么封玩意儿,但我想,我能称之为‘家人’的人压根没多少,马蒂是个好孩子,可他受不住这封信。这不是一封遗书,你知道的,我们马上就可以再见面。

是——我们马上就可以再见面了,我的美利坚。那这算是个什么玩意儿呢?就当是我等得难熬,打发时间用吧。希望你别介意这乱七八糟的划痕和颠三倒四的语序,我的脑袋不太清楚,也...

天梯

  • 英米;国拟注意,旧文补档


“人生的轨迹千差万别

好似道路形形色色

好似山脉逶迤曲折”


 

天梯


天色阴沉。在一场大雨即将落地前,英国钻进了车厢,窗玻璃上雾气腾腾,晃动着不少人影。他挤过跟前的人群,有个妇女正在将行李箱推到正确的位置上,不慎踩了他的脚,她赶忙说了声抱歉,英国眼尖地瞥见她的行李箱锈迹斑斑,裸露出的外皮上刻着一行歪曲的名字。她羞涩地拢了拢头发,尔后迅速地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一切都这么安静。英国很快寻到了自己的位子,那是一处靠窗的角落,他对面已经坐了名旅客。那个男人约莫五十来岁,身...

太阳之死

  • 英米,国拟注意;旧文搬运;原本的lof账号清空了所以慢慢搬一点自己觉得值得留下的文_(:з」∠)_


太阳之死


美利坚踏入这里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走进了一处水产仓库。四处都是海水味儿,和木头被水泡烂的味道,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这一切来源于坐在那床铺上头的老家伙。他对这些气味相当熟悉,海洋,丛林,他的高地、山峦、乡野,以及他的铁轨、街道和博物馆。当这些气味凝聚在一起的时候,美利坚便能准确无误地辨认出他,即便对方此时坐在那里,和一具塑像似的,在瞥见他时,那双绿眼睛终究还是转了转。

美国关上了门,那轻微的咔擦声让不列颠的眼皮微微抬了抬。他看起来好似刚从一场漫长的睡眠中苏醒,而这一切...

“自由”

  • 英米,国拟注意,阿尔生日快乐~又一年了,一点充满了自己小想法的东西,感谢阅读XD


“自由”


 


‘自由者号’用两个周期的时间绕过了这颗卫星的丘陵地带,并继续向前前进了三百英里。美国对这种景致已然有些厌烦,那种最初的新鲜劲儿也已经被他抛至脑后。事实上,他早就觉得乏味,但在无尽的太空中,抱怨本身也只是一种无趣的行径,他并不会得到什么回应,哪怕他拥有一个专属的太空舱,里头的设备堪称一应俱全,他跟前的计算机能够提供他全世界的游戏,搭载的人工智能系统也可以陪他用各种语言聊天——它甚至会说带德州口音的英语...

Father

  • 英米,国拟注意;父亲节快乐!


FATHER


他重复地听到一阵声响——轰隆——轰隆;在美国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声音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浪涛骤然停止,随后变成了细细的敲打声。这种声响在伦敦郊区自然是匪夷所思的事儿,他坐起身,看了看四周,漆黑之中空无一物,只有窗外透着微光,随即一片死寂。

美国翻身下床,在临近半夜十二点听到这种声音,总让他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座远古迷宫,但事实上他只是待在英国的郊外庄园里做客,这座庄园虽是年代悠久,但相对而言,面积不大,用不了几分钟就能走完,唯一的问题是设施太陈旧了,...

The void

  • 英米,国拟注意,本来是昨晚上发的结果被吞的完全看不到

  • 久违的一篇,是不是今年第一篇来着……

 


他们踏进这个房间的时候,灰尘簌簌地从房顶落下,在昏黄的光晕中散开,亮晶晶的,犹如玻璃的碎屑。美国下意识地伸手捂住口鼻,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响亮的喷嚏。英国在前头转过身来,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美国摆了摆手,好半天后才说道:“你多久没打扫了?英雄我粉尘过敏。”

“我之前就建议你该戴口罩,”英国回答,“我也诚挚地建议你可以不用跟来,这儿很小,容不下第二个人。”

“嘿,这就太过分了!”美国抗议道,“为什么你可以大摇大摆地走进我的仓库指指点点,我却...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