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

伤痕

  • 马场林;原作背景的一个小插曲

  • 他们真是砂糖满载的一对CP


伤痕


尽管这并非是第一次负伤,但不管怎么说,在马场跟前暴露伤口,仍旧让林宪明本能地感到焦虑和烦躁。他从方才开始就有些坐立不安,他受得伤并不重,因此也没去诊所报道,而是自己在家凑合着解决。但他刚刚处理到一半,马场善治便推门而入,手中还拎着一大堆土特产。瞥见林宪明的时候,他的步子一顿,随即便将东西放下,语气虽然一如往常,但林宪明很敏锐地捉到了里头的变化:“林林又受伤了啊。”

光是回想那个语气就叫人觉得火大,林宪明想,但这会儿他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能...

今から君を爱してる

  • 马场林,原作背景注意,一个小小小片段


今から君を爱してる


假如痛苦有分量的话,那么必定是叫人心碎的模样。兴许就和此时握在手里的刀子一样,硌得掌心发疼,林宪明垂头看着蜿蜒的血迹,随后收了匕首,越过血泊朝门外走。外头的空气自然好上许多,但挥之不去的气味仍旧缠着他,尽管时间久了,林宪明对此早已麻木——他很有职业道德,断不会感到踟蹰犹疑,不过就事实而言,他心里还是不大舒服。

这一行没有什么道德标准可言,遵循这一套规矩,那往往意味着自寻死路。道理都明白,不过林宪明方才解决完目标后,抬头便看到桌上一枚相...

温柔之心

  • 马场林,目前动画展开的背景之下

  • 祝大家新年快乐,希望马场林赶紧结婚(?


温柔之心


马场本不该在这条路上停下脚步,但这场雨来得匆忙,他撑起伞的时候,一只花白的猫从东倒西歪的纸箱子中窜过去,瑟瑟发抖地钻进角落,半截身子上都是泥印。马场看着这只猫,随后伸手把它抱起,等到他打开门的时候,林宪明正在那儿煮饺子,香味让猫嗖的钻进了屋子,林宪明大叫一声,回头就看到马场一脸狼狈,胸前爪印和抓痕交错,看起来格外凄惨。

对于马场时不时地将东西捡回家这一点,林宪明感到十分头疼,况且他也算是被马场捡回来收养的——虽然就事实而言,他们应该算是室友才对。不过林宪明偶尔也会产生一...

Make you feel my love

  • 马场林

  • 林宪明已经成年,大约是乱脑补的几年后(老夫老妻)的片段


Make you feel my love


这真的非常、非常糟糕——马场善治如此想着,同时看着自己身上一大滩血迹,只觉得头疼欲裂。想他在这行当混了这么多年,也极少有这种意外的时候。虽说做杀手难免会沾血,但这一回,若不是周围一时间没有任何遮蔽物,马场善治也不会捞起地上那具新鲜尸体做掩护,而结果就是他的衬衫和外套全数遭殃,而林宪明被这股浓郁的血腥味惊醒,立刻从床上窜了起来。

“呃,现在还是半夜。”

好不容易洗好澡踏出浴室,马场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坐在法庭的被告。林宪明一脸没好气地看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无数遍...

“美梦成真”

  • 马场林,仅限于第一卷小说下的背景和私设脑补


美梦成真


成为杀手之后,林宪明似乎已经很少做梦。他的梦境素来很短,闪片似的掠过脑海,只剩下一块块瑰丽的光斑。他年纪尚轻,却开始频繁地梦到过去,大多是他仍旧在故乡时的回忆。他觉得这很糟糕,但无法割舍,毕竟某些深深扎根于过去的东西,就如盘桓的藤蔓,一旦攀上墙沿,就无法轻易扯开。因此这一回他苏醒的时候,只觉得头皮发麻,一种几欲作呕的念头又卷上心口,令他喘不过气来。

林宪明抓了抓头发,他在一片漆黑中勉强站起,呼啦啦的风吹进了房间,吹得他不禁打了个冷颤。好在他很快意识到这是...

love story

  • 马场X林,只看完了第一卷小说所以bug就姑且当做不存在吧

  • 看完后迅速入股,含大量私设脑补注意


love story


拥有爱并非是一件值得羞耻的事,林宪明如此想着——尤其是当他按下遥控器,开始准时收看恋爱连续剧的时候。他的工作注定让他与普通生活无缘,作息颠倒、没有劳动保障、没有固定的休息日……等等等等。在最初的时光,他仍旧会为此感到困扰和踌躇,毕竟林宪明并非是一个薄情寡义到冷血的人——或者说,他的性子太过于炽烈滚烫,像打火机里猛然蹿起的火,又像一只警惕的刺猬。刺猬喜好将自己蜷缩在一起,林偶尔也是如此;他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