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光る音

  • 嘉瑞,原作设定,收录在CP21个人嘉瑞小料中的另一篇,宣传等下周



光る音

 

 

夜晚总显得如此寂静,悄无声息,仿佛从来不会改变。格瑞站在窗边,他注视着外头遥远的星辰,脚边小小的行李箱紧挨着桌角,他的东西不多,除了几件换洗的衣物之外,便只有几块在凹凸星球捡的石头。一切终于停止——比赛落下了帷幕,而星球在一番喧闹后陷入止息,仿佛它本该如此安静。明天参赛的选手就会各自离开,格瑞却依然觉得心里空空荡荡,他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而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当所有的事物轰然停止的时候,那份回荡的声音却不曾远去,长留于他的心底。

他敏锐地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这让格瑞警觉地转过头。这脚步声分明很熟悉,可在此时又显得有点儿微妙的陌生,格瑞拉开门的时候,果不其然地看到了嘉德罗斯。金发的大男孩儿似乎有些走神,一时间没料到格瑞竟会开门,他的神色藏不住刹那的惊讶,格瑞朝走廊看了一眼,有些疑惑:“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

嘉德罗斯张张嘴,某种意义上而言,他比格瑞更加不擅言辞,音节在咽喉打转,却好半天也说不上话来。格瑞显然察觉到了他的犹疑,他侧过身,示意嘉德罗斯走进来,但对方拒绝了,他只是捏了捏鼻尖,仿佛在掩饰自己短暂的紧张——格瑞觉得很神奇,天不怕地不怕的嘉德罗斯竟会露出这种有趣的神色;可随后对方轻咳了声,随即抬高了音量:“你不也没睡吗?”

“我……我在收拾东西。”

虽说如此,格瑞的家当根本少得可怜,嘉德罗斯朝他身后一看,便意识到对方只不过找了个借口搪塞,一时间两人竟都有点儿莫名的尴尬。格瑞隐隐觉得嘉德罗斯变了许多,大赛持续了很久,而跟前的男孩儿也不再是那副初来时拽上天的模样,他变得成熟,也内敛了些,至少不再会随意将某些粗鲁的词挂在嘴边,天天嚷嚷着打架。格瑞知道嘉德罗斯在离开凹凸星球后,就会返回圣空星,继承他的王位,这番历练也足够让他得到经验……格瑞朝他看了眼,他似乎很容易就能想象出对方皇冠加冕时的模样,嘉德罗斯是天生的王者,即便他身上仍旧留有一股稚气,不过在格瑞眼中,这就像火星,只需要更多的木柴,便能愈烧愈烈。此时的嘉德罗斯也没那么莽撞了,他站在那儿,格瑞发觉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好像稍稍长高了些。可他们谁都不知道该怎么率先开口,只是茫然地对望了眼,半晌后,嘉德罗斯笑出声来:“既然都没打算睡觉,走吧,我们四处逛逛。”

“你确定不是另一场决斗邀请?”

“放心,我觉得,我们的决斗可以等到以后。”嘉德罗斯冲他摆摆手,“不再去看一眼吗?这颗星球。”

格瑞虽然没有出声,但他的步子已经自发地跟了上去。凹凸星球的每一个角隅他都格外熟悉,他停留过的,他行走过的,他眺望过的,几乎每一处都有他的足印。而他也无数次地见过这夜晚的星球,凹凸星的夜晚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的星空格外的蓝,蓝中却又隐透着紫红,就像打磨精细的宝石,而走在前方的嘉德罗斯沐浴在这层蓝光下,他的影子模糊,仿佛烙印在浪涛上,随时都会被卷走。

“我们去哪儿?”格瑞问道。嘉德罗斯轻快地踩上一处台阶,拍了拍一旁的石墙,“当然是这里的最高处。”

凹凸星的最高处是一座罕有人迹的高塔,因为鲜少被用作比赛场地,知道此处的人也并不多。进入高塔的路也比较崎岖,但这对格瑞和嘉德罗斯而言都不是什么问题。他们轻松地踏上楼梯,一步一步地向上走,越是朝上,便越是黑,脚下的台阶也变得难以辨认,但嘉德罗斯的身影在这片黑暗中依然显得分明,格瑞紧跟着他的脚步,反倒行走得格外顺畅。他们没花多少时间就走到了塔顶,深蓝的夜仿佛触手可得,格瑞深深呼吸,当他看清那遥远的星海时,他忽然觉得,这段时日以来的疲倦都一扫而空了。

他来到大赛的目的本就沉重,有太多的事压在他的肩膀上,令他觉得痛苦,却又不得不咬紧牙关坚持着,而他明白,在这儿的每一个魂灵都如此艰难,每个人的心底都有着不可言说的秘密。就像格瑞是为了追寻真相而来,而落在嘉德罗斯身上的,则是名为起源的字眼。他的起源,世界的起源,诸多秘密都藏在潘多拉的匣子里。匣子终究还是打开了,一件件的东西都飞了出去……但格瑞很庆幸,此时留在自己手中的,是名为希望的字眼。嘉德罗斯站得比他还要高,他半蹲在窗沿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天际边模糊的深红,太阳还未升起,他们的一切却已经开始。

“这也是最后一次在这里看风景了。”嘉德罗斯说道,“你要不要一起来看看?最高处的阳光可是不大一样的。”

“听起来你好像一直溜过来看。”格瑞说着,慢慢地朝前走近了些,他的模样仍旧酷酷的,好像和初来乍到时没什么区别,嘉德罗斯咧咧嘴,他一屁股坐了下来,随后回答:“站得高,望得就远,我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你大老远地把我带到这里,只是为了说这个吗?”

“也不是。”嘉德罗斯眨了眨眼睛,他素来心直口快得让格瑞难以招架,这会儿的发言更是让格瑞觉得束手无策,“这次大赛中,能认识你是我最大的收获之一。”

虽然格瑞并不讶异这个答案,但他仍旧觉得有些微妙的赧然,一时间耳尖也有点发烫。或许是因为嘉德罗斯实在太直接了……格瑞不晓得自己该怎么回应,他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是势均力敌的对手。格瑞在心里想,有些事确实只有本人才能够明白。彼此心照不宣,不必再多言一句,也不必再多说什么,默契二字便以足够。他忽然觉得自己一阵轻松,仿佛这句话打开了格瑞长久以来封锁的房门,某些情绪开始缓缓地流淌,一点一滴。格瑞也同样觉得庆幸,自己在追逐真相的时候并没有失去什么,相反,他觉得自己得到了许多东西。他本是个内敛的人,嘉德罗斯的存在于他而言,显得尤为光芒万丈,但即便如此,他们仍旧可以并肩站在这里,共同沐浴即将浮现的光辉,黑暗终会过去,若能在这黑夜中绽放光亮,一切也能化为星空。

没有什么比这更珍贵的东西了……格瑞闭上眼睛,他能够回忆起许多东西,打打杀杀,伤痕累累,却都在此时被抛在身后。而从此开始,才是真正的起点,一切从没有结束,格瑞心头翻滚的话语也仿佛随时会不受控制地冒出来。这是一道岔路口,之后的嘉德罗斯会成为王,他呢?格瑞不知道自己会往何方,一切仍旧未知,但他并不觉得孤独。他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了嘉德罗斯的背影,男孩儿总有天会成长为男人,格瑞也是一样,他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一日,他们是否还会重逢,但是……

“只要看到太阳,”嘉德罗斯伸了个懒腰,“我便会想起你。”

我就会想起你,想起这一刻,我们一同面对朝阳时的心情,想起过去,想起我们曾共同拥有的回忆。一颗星本来毫无意义,一朵花,一株草,只有赋予了回忆才会变得如此珍贵,但我可是嘉德罗斯,我也希望你看到太阳的时候,就能想起我,想起那个烙在你心里的我。虽然我们来此的目的各有不同,但至少在离开的时候,能拥有一份共同的东西,而我们也不必再多说一句……

“我们总会前行的。”格瑞说道,“可我明白。”

光不会有声音,但因这一刻,它变得动听,因为我从中听到了心的声音,声音也是会闪闪发亮的,也会让人觉得温暖和美好,曾经的伤痕很重也很疼,但当疤痕脱落,我们便会得到崭新的一切,属于你的事物中,也有部分属于我,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欣慰的东西了。我听得到你的心跳,听得到你的呼吸,也听得到这朝阳中的一切,夜晚只是睡去,我们也不必再言语,因为这是一个秘密。

 

 

FIN

 

 

 


评论(6)
热度(196)
©八音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