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罗;架空,设定是暂时不知彼此身份的同居状态,有车注意


吞火


黄泉甩上车门,拖上不算沉重的行李箱,随即若无其事地抽出钥匙,潇洒地推门而入。客厅里亮着光,罗喉正坐在那头的沙发上看报纸,另一侧的电视播放着股市新闻,女主持人的声音一板一眼,黄泉听着便有些厌烦。事实上,他一直很讨厌这些东西,但这是罗喉的个人习惯——作为议员,罗喉的生活堪称无趣到了极点:雷打不动的晨跑锻炼,财经股市,没完没了的会议,各式交际。黄泉将行李箱往墙边一搁,罗喉抬起头来看着他,合上了报纸:“比预计时间早了些。”

“我提前了一个航班。”黄泉说,“有没有感受到一点惊喜?”

罗喉只是笑了笑,黄泉挑挑眉,自然也懒得唱独角戏,而是蹲下身,从自己的背包里开始翻找给罗喉的礼物。他们同居已经三年了,黄泉作为一个模特,时常隔三差五地出差,飞东飞西已是一个习惯,近几年来,虽称不上大热,但也有了相当不错的人气,接手的工作也就更多了些。但实际上黄泉的本职并非是模特,这只是他用作掩饰的工作罢了——毕竟火狐夜麟这个名字在道上大名鼎鼎,作为单干户的杀手,夜麟在西部也算是含金量的代名词:业务能力强,成功率几近100%,并且十分安全可靠。不过这毕竟是背地里的工作,黄泉并没有将实情告诉罗喉——没有人会那么宽容地接受枕边人是个杀手。

“给你带的香水,喏。”黄泉将包装精致的纸盒轻轻一掂,随后递给罗喉,“不要太感谢我。”

罗喉自然不会说什么,他对黄泉的审美素来包容,要知道新潮就是黄泉的代名词,他时常以一副出格的模样登上杂志封面,色泽艳丽的服装,夸张的首饰,和剑走偏锋的摄影风格——毕竟黄泉在做模特之前,他是个地下乐团的主唱。他和罗喉就是在酒吧认识的,那个夜晚黄泉穿着一件红黑相间的短T,一条紧绷的皮裤,偏偏靴子上叮叮当当地勾着一圈挂饰,只要他步子一动,便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罗喉会去那儿也纯粹是巧合,有人与他约在那里谈话,说是能掩人耳目,但是不是真的藏匿了身份,罗喉并不清楚,他倒是在角落坐着的时候,在抬头的刹那和台上的青年目光交错,仅仅只是一瞬,就足够让罗喉的目光多停留了几秒。但这几秒等同于换来了此后的漫长相处,以及一个潇洒难忘的夜晚,至今想来,依然觉得匪夷所思,毕竟罗喉在西部也是鼎鼎有名,黄泉能如此轻易地侵入他的生活,除却某些显而易见的小心思之外,不得不说他们确实非常合拍。


全文:这里


P.S.其实我是想写泉哥下个目标正好是老罗,他不知道老罗背后到底在做什么,总之是一个明明不知道彼此的本职却依然同居的故事吧【啥


评论(18)
热度(77)

八音

石壁不足以为囚牢,
铁栏亦不足以成笼,
若爱中存有自由,
那么我的灵魂亦是自由。

© 八音 / Powered by LOFTER